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山花】戒烟




梗源自李荣浩老师的戒烟
个人yy,勿上升到蒸煮
短小




烟。
它明明被认为是非类,融化在无名的霓虹里,剥夺着人类的五官,沉醉在麻醉模糊的余味里,融入在必需的朦胧中。



“已经为了变得更好,去掉锋芒。”
魏大勋在镁光灯下丢弃了一度摄取他心智的香烟,却无法忘怀那人的回眸,和他眼角的泪痣。
他将一切隐藏在心中,因为害怕,把锋芒吞入口中,刺伤了唇舌,磨合了语句,不被他人察觉。

“有些东西,你是不能碰的。”魏大勋反复告诫着自己。
魏大勋曾躲在片场的角落里抽烟,一吸一呼,把眼前所见的真实扰乱,却那些在脑内紊乱的思绪麻痹着,一切似乎清净了。那种酥麻与判离世界的舒适感,只要一刹那的慌神,就使他坠入仙境,沉沦于此。

“我得到了惩罚。”
当燃尽的烟蒂掉落下来,烫伤了指头,可却还是能惹人再深吸一口那痛苦的根源。曾无悔染上的非类,最终让魏大勋得到了惩罚。

“戒了烟我不习惯,没有你我怎么办?”
李荣浩老师的声线是低沉的,总可轻易使人的身体被乐符塞满,带动人的每一根神经。魏大勋觉得自己的情愫被套上了绳索,他在意的那个人的每一个神情总可指引出他下一个动作。
魏大勋明白自己是个掉线的木偶,可木偶一旦离开了白敬亭这个主,是要如何支撑着无力的自己迈进?

“三年零一个礼拜,才学会怎么忍耐。”
外物产生的依赖若可以利用时间将依赖的突触磨去,可从心头生出的荒诞想法该如何连根拔起。
前者产生的依赖可以计算着时日消去,后者烙下的痕迹却是一辈子的深吻,甜蜜却痛苦,窒息的感觉像在逆流的海水中,忘却了自我。
在初晨和深秋里翻过日历,甜腻的往事总会勾起他的嘴角;他计算着日子,却永远到不了忘却曾经的那一天。
魏大勋,你要何时才学会忍耐?

“你给过我的伤害是没有一句责怪。”
白敬亭在他身边总是笑得大方。
魏大勋知道这个人聪明,知道他总可轻易察觉他的小心思。可那些太过刻意的犯蠢行为,白敬亭终只是笑笑,未曾留下一句。
那笑真的落落大方,拒绝了他太多心思。

戒了烟染上悲伤
我也不想
所以
请允许我私自继续将这份感情掩藏。


END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