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山花】焚心

魏保安x白小爷
短小
私设多
梗源自韩雪的《焚心》
希望不会撞梗

1.
枯烟,落日,大漠里传来了号角声;他举起了残破的战旗,在夕阳下怒吼,荣耀的鲜血在空气里被洗涤开了,沾红了他的肌理,推涌着经幡,万物在宣告着战争的结束,橙红色天际边孤飞的鸿雁衔来了胜利的喜讯。
庆典的篝火燃起了,大汗举起了觥筹,高喊着兴奋的蒙古语;火光跃过了每一个勇士烫红的脸,干燥的狂风里满是瓜果与甜酒的味道,可转身在篝火熄灭的黑暗里,大汗却咳出了一口血。
腥红色的血在黑夜里格外清晰,流淌在不眠的夜里,沾红了大汗的视野,冰寒了大汗的身体。长夜没有边际,在被星汉装点的凉风里,尽是黑暗的无奈,可比不醒之夜还要短暂的是生命啊;蜡烛一般不可倒退的生命,却在孤夜里快速地燃尽了。
大汗似乎看见了死亡。
“大汗。”大将军博尔术在黑暗里递给大汗一段烛火,在怀里为大汗披上貂绒,怀住了他瘦弱的躯干,抵挡住了夜里的寒风。他一点点将体温沿着貂绒渗透入,可他那颗太过炽热的心却被貂绒抵挡住了。
大汗叹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放缓了,模糊了将军的视野——视野里,大汗的容颜。唯有大汗手里的那深邃的红,红得刺眼,红得妄想将黑夜染成战时的红。
大汗手中的烛火快要燃尽了,在这他以为温暖的夜里,即使那段残烛从未照亮过他。可寒冷的夜,还是如此漫长,短小的烛终究会燃烧殆尽,大汗在此合上了眼。
城角的丧钟在傍晚发出了低鸣,时间在昏暗的天里拉长,幽禁的万物在暗示着年老的真龙开始沉眠。

2.
女巫说,被做成人俑的将军会守护墓主每生每世。

3.
博尔术从女巫那得到了仙丹。
他身着由大汗绣着他的名字的盔甲,那是他第一次出征时最爱的行囊;他虔诚地在大汗墓前叩首,吻过他和大汗打下的蒙古疆土。博尔术吞下了仙丹,在他最爱的大汗的墓里。
“魏·博尔术,你如果被做成人俑,会堕入十八层地狱,备受折磨,永不超生的!”旁人的呐喊声在火海里挣扎而出,刺痛了大将军的耳,像是魔鬼的邀请。
“我不在乎了。”博尔术转身,不再回头。他毅然离去,纵使是被火焚烧尽他这个无用的心,他只愿将这颗赤诚诚的心奉上,让千生知道有个我,让万世知道有个你,烫上爱的深烙。
博尔术闭上了眼。
忠诚是多么美妙的谎言,掩盖住了真相的眼睛,让他许下超越承诺的承诺,再可妄想亲过他的唇。
火焰是吞噬了干枯的沙漠还是焚烧尽了将军的骨骸;漫漫黄沙,终难以埋不下他,那颗炽热的心。

4.
女巫说,人俑会在未来因墓主而被唤醒。
女巫说,被人俑守护的墓主拥有一颗泪痣,并在他转生的每世会伴随着被守护的那一世的记忆,和守护着他的人俑。

5.
血,他满眼里都是鲜红色的血。
熟悉却陌生的蒙古语,催促着他睁开双眼。黑暗的世界被撬开了口,朦胧的意识像在被加载,慢慢实化。
博尔术知晓了,他在古老的蒙古咒语里被激活了。
在这片陌生的领域里,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他的眼前,透露出贪婪的眼光。
博尔术来到了现代。
现在,他是魏保安。

6.
在全新的世界里,巍巍高楼,再无官道。脚下是整齐的柏油路,没有漫漫黄沙,没有无垠草原;行走的不再是牛驴马车,全是不会嘶鸣的铁皮盒子。魏保安对于一切都是未知的,但他已知的,只有他爱的大汗还在这世上。
魏保安在甄馆长的博物馆里算是安顿下来了,他在博物馆里拿着稀薄的薪水,平淡地做着保安,自个儿学着汉语。
大汗曾教过博尔术汉语,但那是多少年前的陈年往事,博尔术是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是一天在草原的清晨,天还夹着寒意,细嫩的草尖藏着露水。他脆生生地对大汗说着:“大汗大汗,你听听我这自己用汉语创的诗。”
“我和大汗有个约定。”
“约好你我一起射雕。”
“约好你我一起泡脚。”
“约好你我一起吹牛。”
“约好你我一起风流。”
博尔术拖沓地念着不熟的汉语,磕磕绊绊地念着豪放的情诗。他傻傻地笑着,被晒成高原红的脸颊上挂着梨涡,藏不住他眼里的爱慕。
“你这人怎么这么脏啊。”年轻的大汗涨红着脸笑着说,留下了博尔术一张发怔的脸,而后换来一个痴痴的笑。
那些被锁在晴天里的记忆,魏保安颤抖着手,不熟练地刻在纸上,却在每一个停顿的符号里藏住了无奈。

7.
魏保安终于见到了大汗,应该说,是白小爷。
白小爷的身体里留着的是大满最纯正的血,是曾经的大汗的血。他的眉宇间都是大汗的味道,一笑一颦都与记忆相合,最让他不舍的,是他眼角的泪痣,是他厮守他每生每世的荣耀。
可再次相见,别了最亲昵的关系,忘了前世的羁绊,此生,他是侦探,他是凶手。
大汗像从前一般睿智,他的任何手段都难逃白小爷的双眼。他为了守住大汗的陵墓将盗墓人推下黄土,放干了他的血。可白小爷还是拆穿了他的所有谎言,那双好看的眼洞察了一切,让他想起从前种种败在大汗手下的往事;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的失败,或许又是一次漫长的阴阳相隔。
白小爷最终还是亲手将魏保安关进了监狱,但他那捉摸不透的眸里,似乎还在翻涌着什么。白小爷似乎听见了似乎有谁在呼唤着他,让他与眼前的人迫切相拥。
近了,更近了。大汗低沉的蒙古古语从干旱的沙漠深处传来,拽住了白小爷的思绪。
“博尔术!!”白小爷终于在魏保安被关进监狱的那一秒抓住了记忆的几丝碎片。

8.
女巫说,当人俑被墓主记起,唤醒的人俑又将沉眠。

9.
监狱里的博尔术释怀地笑了笑,最终又变回了冰冷的石像。
白小爷在魏保安渐渐淡去的笑容里,右眼角怔怔地滑下了泪,沿着他的泪痣,可又不知是为何。
他的世界回到了黑暗里,寒夜又被关上了灯。

END

【山花】留值的夜

今日份的新手深夜考驾照
孙弈秋x郝帅
老夫老夫设定
短小


俗话说,生命在于运动,而新人在于值夜。
商社的新人们是在平凡的敲打键盘声中走入每一个宁静的夜,今日被大量的工作留下的孙弈秋和郝帅也不例外。一盏微亮的灯,一杯变冷的咖啡,一个白花花的电脑屏,和窗外被华灯装点的城市,就构成了他们留值的夜。
终于敲打完了令孙弈秋头疼的日本案,孙弈秋像泄了气似地向椅背靠去,舒适地伸了个懒腰,倒着脑袋看着窗外在黑夜里零星穿行的车辆,和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待到脑子有种充血的不适感,孙弈秋才结束了这场放松。一起身,便看到了一个放大版的郝帅的脸,正架着他那梨涡,对孙弈秋笑着。
“你吓了我一跳。”孙弈秋嫌弃地别过郝帅的脸。
“看你工作了那么久,日本案应该解决了吧。”
“嗯。”孙弈秋回得很轻。
”来,喝个咖啡暖暖吧,天有点冷。”郝帅说着放下了手里的热咖啡。热咖啡正在这寒冷的冬夜里冒着热烟,将两人环绕着,增加了一丝温暖,拉近了距离。
“别给我在这套近乎啊。”孙弈秋笑了笑,拿起那咖啡抿了抿。
“我们还要套近乎的吗?”郝帅环住了孙弈秋的脖,下巴抵在孙弈秋的脑袋上,“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和你值夜班呢。”
孙弈秋的脸皮子薄,每次郝帅张口蹦出那么一句油腻的情话,孙弈秋的耳根总会红上几分。冬日虽然将这个小小的办公室装点上了寒意,但郝帅一靠近孙弈秋,孙弈秋就感受到了舒适地暖意,还有伴随着的急躁的心跳。
气氛变得暧昧了起来,孙弈秋歪过头,嘟着嘴嘬了一口郝帅的下巴,感受到他新长出来的胡茬。偷了腥的孙弈秋涨红着脸,抿着热咖啡掩饰着。郝帅明显被孙弈秋的举动给怔住了,他笑了笑,把头埋进孙弈秋的脖间,亲吻啃咬着,汲取着孙奕秋的肌理。
“别这样,有监控。”
“没事的。”郝帅解开孙弈秋的领带,“我看过了,营业三组这还因为靠近洗手间所以监控不怎么拍得到呢。”
孙弈秋听后便开始回应郝帅每一个吻,小心却细腻,害怕惊扰了夜色。
“不早了,该睡觉了。”孙弈秋在他的唇前低喃,轻巧地推开,起身往洗手间走去,留下了郝帅一人在原地俯着腰保持着索吻的动作。郝帅直起身,无奈地别了别嘴后,微带着一点蹦哒跟着孙弈秋进了洗手间。
“弈秋啊。”郝帅抱住了正在洗脸的孙弈秋,孙弈秋支起身时,便感受到了下身有他人的异热。
“你这人真的……”孙弈秋气愤地转过身,便看见了郝帅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让孙弈秋不由得想起了一个表情包:“弱小,无助,可怜,但能吃。”

考驾照视频/

【山花】【安利向】入坑指南

想向全世界安利❤

楚墨遥:

@黑心的草莓硬糖 传说中的视频大大


EllaStyles:



码住吧




象子象:







又名如何给人安利一个新cp
















多图预警
















做这个字母站资源的整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最近想给好友安利山花,但是奈何这两人的糖实在是太多了,感觉这么讲都讲不完,而且这种“心动”都是要自己体会的,所以想推些视频给她看。二是,和新进坑的学妹在交谈时,她总是惊讶于我知道很多她不知道的“显微镜”下的世界,所以建议了一套看视频流程,如下。
















千挑万选了一些典型,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
















第一PART:入坑视频
















简单的入坑视频,内容不需要很全,但是有引导性,用视频配字的方式较快的展示cp背景,可以将人引至坑边。
































第二PART:硬硬的干货








 








干货基本上分两部分








一是两人同框的各种剪辑,综艺主要是有明侦,我侦,24h,加一点拜冰里的魏嘎争白。主要分为节目本身和花絮部分。








二是web+ins的相关互动








































第三PART:那些广为人知的“梗”








 








粉cp,梗是一定要知道的,请配合web+ins一起使用,味道更好哦!
















 








第四PART:高糖预警








 








主要就是显微镜女孩们把糖全都剪到了一起,甚至还排了名。








 








1、排名汇总向
















2、双标打脸 求生欲 吃醋 细节 求结婚
















3、双视角 粗箭头(重点推荐)
























第五PART:延伸向
















从此开始,山花的攻受就有区分了,个人接受无差,但是推荐的大部分都是魏白,逆cp的就不要看了啊








 








主要分四类,一是角色延伸,比如说谣书、爱梦、唐一修和陆之昂。二是杂志混剪。三是搞怪同人。四是情节歌词。








这个就非常多了,简单的列几个我个人比较心水的。








着重推一下《偏要》,填的词太好了,简直是山花主题曲!
























 








 








END
















希望这个“指南”对大家有用,山花girl还等什么,看过的没看过的都要再刷一遍!








如果有以上up大大,偶然看到了这个,在此献上我的感激之情!








小红手、小蓝手我都是喜欢的,当然还有最爱的评论,随便转发!













每日的愿望是不翻车👏

【山花】繁星之城

谣书
微车
短小
往无忧客栈开😳
灵感——歌曲:city of star
↑配上音乐效果更佳

原链接翻了,走评论,希望不会再翻吧

【山花】家有兔叽

纯属开车
试考驾照
设定猎奇
ooc日常
幼儿园文笔

1.
某天,魏大勋心血来潮,养了只兔子。兔子一身雪白雪白的,就是右眼角藏了一点黑。
胡一天曾去魏大勋家见过,只记得魏大勋这家伙对这兔子宝贝得要紧,连他的那个叫某度的搜索引擎里面的历史纪录都变成了如何养兔子。
“你这兔子有名字吗?”胡一天看着那个想摸兔子却被嫌弃的人。
“你可提醒我了,还没呢。小白怎么样啊小白。”
胡一天看着被“揉拧”的白兔,看着他好像白了魏大勋一眼。那无奈的兔子好像还不愿意,一个劲儿地躲着。可是魏大勋的手比较大,一把便抓住了这个肆意乱窜的兔子,舒服地给它捋着毛。
“你起名字的能力咋那么差呢大勋。”
“小白不好吗?小白。”魏大勋话还未说完,就给怀里的白兔咬了一口,疼得他“哎呦”地唤了一声。
“你看兔子都不满意了。”
“那要不你自己起一个?小白。”魏大勋摸着兔子毛,心满意足地笑了,露出了在右脸颊上的一个酒窝。
胡一天看着这一人一兔愉快的氛围,胡一天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他应该在车底。

2.
天在几丝光斑的照耀下是微亮着的,胡一天被手机的铃声吵醒,模糊着睁开眼,从床上爬起,拿起手机,他看到了来电人是好·爱兔人士·友魏大勋。
“怎么了大勋?”
“胡一天。”
“嗯... ...?”
“你知道兔子会变成人吗?”
“???”

3.
那是一个周末的早晨,魏大勋起得较早,想给自家的兔兔准备些好吃的,结果还未开门,魏大勋就看见了自家的阳台上站着一个陌生的帅气男人,好像还是穿着他的衣服的陌生男子。胆小的魏大勋见此景着实吓了一跳。魏大勋一开始还以为遇上小偷了,但他仔细打量打量,想了想,应该,没有,这么帅气,只偷自己衣服的小偷吧。
对视了良久,魏大勋才开始尴尬出声:“那个,这位兄弟,如果没事的话就快回家吧,我还要喂兔子。”
话音落下了,可眼前的人却不动,安静地看着魏大勋,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好奇。见者眼前的人无动于衷,魏大勋一时左右为难,他没法,便寻觅着自家的宝贝兔,可他环视了阳台一周,却没看见他的兔子。
“那个兄弟,你有看到我的兔子吗?”
“兔子?”那个男子张开了嘴,“你说我吗?”
“???”魏大勋怔了怔,“你是... ...兔子?”
眼前的那人点了一下头。
“还有,我不叫小白,叫白敬亭。”
???
魏大勋懵了。
不是说建国年后不许成精了吗?那眼前这个人,啊不,兔子,究竟是何物?知某乎能解决他的问题吗?在线等,挺急的。

4.
魏大勋给白敬亭收拾出了一个空客房,白敬亭算是在魏大勋家住下了。
白敬亭平时话不多,但一旦打开了话匣子,他便总有说不完的话语,笑容也逐渐在嘴角勾起,眼角也皱成了褶子。出乎魏大勋意料的是,这个兔子还喜欢打篮球和吃火锅,这看起来就不像是兔子该干的事。
白敬亭平时也会帮魏大勋做做家务什么的,这让魏大勋想起了一个叫海螺姑娘的神话故事。
虽然白敬亭自己说自己是兔子,却终日不见兔子专有的耳朵,只有眼角的那颗泪痣提醒着魏大勋,这就是他曾日夜照料倾注所有的那个兔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这个小兔子还是依旧惹魏大勋喜欢。白敬亭偶尔还会在魏大勋生气时变成小兔子逗弄他,魏大勋见着这可爱的顽皮兔子,气很快就消了。抓住了诀窍的白敬亭便天天用这个法子抓弄着魏大勋,可魏大勋也没办法,倒是深陷在这种安逸的日子里了。
谁让在这个世界上可爱是无罪的呢?

考驾照视频:https://shimo.im/docs/uYhGjfHjgUgcwAjT/
还是走评论吧

居然有一百粉了!敲感动der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_(:з」∠)_
喜欢你们(比心心❤️

【山花】戒烟




梗源自李荣浩老师的戒烟
个人yy,勿上升到蒸煮
短小




烟。
它明明被认为是非类,融化在无名的霓虹里,剥夺着人类的五官,沉醉在麻醉模糊的余味里,融入在必需的朦胧中。



“已经为了变得更好,去掉锋芒。”
魏大勋在镁光灯下丢弃了一度摄取他心智的香烟,却无法忘怀那人的回眸,和他眼角的泪痣。
他将一切隐藏在心中,因为害怕,把锋芒吞入口中,刺伤了唇舌,磨合了语句,不被他人察觉。

“有些东西,你是不能碰的。”魏大勋反复告诫着自己。
魏大勋曾躲在片场的角落里抽烟,一吸一呼,把眼前所见的真实扰乱,却那些在脑内紊乱的思绪麻痹着,一切似乎清净了。那种酥麻与判离世界的舒适感,只要一刹那的慌神,就使他坠入仙境,沉沦于此。

“我得到了惩罚。”
当燃尽的烟蒂掉落下来,烫伤了指头,可却还是能惹人再深吸一口那痛苦的根源。曾无悔染上的非类,最终让魏大勋得到了惩罚。

“戒了烟我不习惯,没有你我怎么办?”
李荣浩老师的声线是低沉的,总可轻易使人的身体被乐符塞满,带动人的每一根神经。魏大勋觉得自己的情愫被套上了绳索,他在意的那个人的每一个神情总可指引出他下一个动作。
魏大勋明白自己是个掉线的木偶,可木偶一旦离开了白敬亭这个主,是要如何支撑着无力的自己迈进?

“三年零一个礼拜,才学会怎么忍耐。”
外物产生的依赖若可以利用时间将依赖的突触磨去,可从心头生出的荒诞想法该如何连根拔起。
前者产生的依赖可以计算着时日消去,后者烙下的痕迹却是一辈子的深吻,甜蜜却痛苦,窒息的感觉像在逆流的海水中,忘却了自我。
在初晨和深秋里翻过日历,甜腻的往事总会勾起他的嘴角;他计算着日子,却永远到不了忘却曾经的那一天。
魏大勋,你要何时才学会忍耐?

“你给过我的伤害是没有一句责怪。”
白敬亭在他身边总是笑得大方。
魏大勋知道这个人聪明,知道他总可轻易察觉他的小心思。可那些太过刻意的犯蠢行为,白敬亭终只是笑笑,未曾留下一句。
那笑真的落落大方,拒绝了他太多心思。

戒了烟染上悲伤
我也不想
所以
请允许我私自继续将这份感情掩藏。


END

【山花】停车场




先收一下黄色废料,是个正经文
个人yy,勿上升到蒸煮。
流水账xxx


1.冰川消融

“魏大勋在我眼里是一个特别帅气,英俊,玉树临风,然后特别有深度的一个男演员就是特别的敬佩他,就是觉得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非常静距离》里,魏大勋想过会见到这抹熟悉的身影,也曾幻想过这位皮皮亭会怎样评价他。但他听到这句话时,心里不禁被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充满。
看着视频里不断变化表情的人,魏大勋笑了笑,“他怎么戏这么多啊”
“其实刚才那些只是开玩笑。”
“大勋私下是一个热情细心,然后特别真诚,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一个好朋友。”
听完这一席话,魏大勋感觉心里温暖极了,就像是在春回的极地里,他听见冰山轰隆隆地塌了一角。
白敬亭这个人虽然皮,但其实做人很纯粹。若是真想与他成为好友,他会将整颗心给予给人。和他交朋友,其实是一种享受,特别是在他表面的冰山融化,感受到他内心的温暖跳动的那一刻,总会让人知晓,哦,原来朋友就是那么一回事。
魏大勋承认,他又双叒叕开始想念白敬亭了。
魏大勋依稀记得,视频里的白敬亭的衣着曾在ins 里发过。点开了ins后,翻过一张张熟悉的对角线,看到了那间熟悉的衣服后,在下头敲字评论“想问一下这个停车场在哪?”

魏大勋在ins给他流言这件事还是白敬亭的助理和他说的。白敬亭看了一下助理的截图,便开始纳闷了,这个魏大勋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呢?他不是知道这停车场就在片场那吗?
带着疑问,白敬亭敲开了微信。
山:什么毛病?
山:你不是知道这哪儿吗?
花:知道知道
花:我看着那个视频就想你了嘛
山:都多少岁数的人了,咋还这么油腻呢?
花:超凶.jpg
花:三岁
山:你心里有点ac数吗?别把后面的零给掉了
花:哥哥还没这么老呢
白敬亭突然听见有人在片场里喊他,于是他给魏大勋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包后,就扔下手机,跑去拍戏了吧,不再和这个油腻的大孩子battle。
或许,魏大勋并不知道,这个背景是停车场这件事,小粉丝们可不能一眼看出。

2.节目宣传

白敬亭又发ins了,照片里又是熟悉的对角线,又是熟悉的停车场。
上一次的询问因为白敬亭跑去了片场结果谈话不了了终,魏大勋觉得有点尴尬。毕竟他都不要脸地油腻了一把,结果被白敬亭无情地漠视了,他不免有些吃味。
魏大勋突然想起以前老在自个儿微博下留“生日快乐”的白敬亭,心里不禁升起一个搞怪的念头,便又开始在ins里敲字:
“不好意思,还是想问一下地下车库在哪?”
知道了魏大勋又在自个儿ins下回复后,白敬亭便开始纳闷,魏大勋什么时候成复读机了?
“你又咋了?”
“节目宣传,节目宣传。”
“你宣传个啥,节目都还没开始拍。”
被小白拆穿的魏大勋尬笑着,打着马虎眼。

3.夜深人敬

看遍城市里如溪水流过的霓虹的飞机,在夜色里降落。白敬亭切开飞行模式,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先生,您的快递已送到。”
落款人却是魏大勋。
“你什么时候改行了小明星?”白敬亭笑了一下,打开微信,给魏戏精发了个短信。
“别废话,快下飞机,你的老婆还在我手里!”魏大勋很快就回了短信,还得上了超凶的表情包。
“什么老婆?我老婆那么多,不知你指哪一个?”
这条短信似乎噎住了对方的话语,安静了好一会,皮皮亭满意地合上了手机,下了飞机。
刚上剧组安排的接机车,白敬亭的手机又不安分地响了一声。向助理要了手机,就看到魏不安分终于给他回信息了,发来的还是一张图片。
好奇地点开,发现图片里正是他前几天买的鞋,袜子和小音箱。由于白敬亭最近不在这个剧组里,便叫着魏大勋先签收了。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个白眼狼居然开始拿他的小情人们来威胁他。
“放开他们!!”
“行行行,快回来,剧组等你。”

魏大勋是在剧组的停车场等他的,手里还拿着他心心念念的小情人们。
“你看看。”魏大勋看到白敬亭便拿着一袋子的衣物迎了上来。
“嗯嗯。”接过袋子审视,白敬亭满意地点点头。
“话说,小白,你都多久没发ins和微博了,超话里的小白鸽都开始喊你改密码咯。”
“您到底是哪家的粉丝啊魏大勋,是勋章还是白鸽?怎么我的超话也不见你签到一下?”
“我享受一下白鸽的福利不行吗?”
话刚说完,魏大勋想起白敬亭在520那天给小白鸽们发的告白照片,耳廓不禁慢慢红了起来。
“给你能的。那本爱豆现在就给你开除粉籍了。”
“别啊,小白鸽我只是想叫爱豆多发ins,都多久没见到你了,拍个初晨跟闭关似的。”
“好吧。”

魏大勋蹲在白敬亭前头,学着那些平面摄影师,假装专业地拍了好几张,然后将自己的优秀作品给白敬亭看。“来来来,看哥哥给你拍的满意吗?”
白敬亭接过手机,看见照片里的自己虽然很帅,但拍的时候不小心把地上的一个坑也拍进去了,最重要的是,这张对角线给整反了。
“怎么样?”魏大勋在一旁散发着期待的信息,兴致勃勃地去讨眼前的人的赞扬。
“不怎么样。”白敬亭不理会满脸期待的魏大勋,迈开长腿便走开了,“发ins了,小白鸽。”

魏大勋和白敬亭关系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但魏大勋始终觉得,不止是关系好这么简单,他们的关系说是情人也不是,朋友也不是。太过亲密的情谊,魏大勋开始不知道该用多少个最好来修饰他们之间的关系。他知道他有太多行为太过幼稚,但他还是想大声地用他的行为告诉全世界,向全世界炫耀他身边有如此一人,陪伴在他身旁。
或许,人生得一好友,便是如此。

夜色正浓,配合人的呼吸,低声地喃喃着。
世界安静极了。


END

【山花】这位山花boy,请记起你是wdx




一个脑洞,勿上升到本人
一些小的片段吧
幼儿园文笔


魏大勋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小基佬,也不是什么小腐男。可但当他看完看完24小时的后期和剪辑后,他突然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woc,这咋那么甜呢?”“24小时这是收了什么另外的价钱吗?名侦的后期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原来我一直都在和他搂搂抱抱吗?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完了... ...”魏大勋长叹一口气,他感觉自己误入其中了,如果还有什么想说的话,魏大勋一定会说:“山花大旗由我来扛!”
这是走火入魔了都。
魏大勋眉头皱了皱,他觉得自己可能变成小腐男了。


“哇这位太太写的简直是花老师本人了,太甜太甜!”
520的那天,正看着直播魏大勋突然在lof里收到了这样的信息。看完后,魏大勋的内心不禁咯噔了一下。
魏大勋承认入了自己坑的自己不仅会逛ch和lof,还偶尔还会写些小文章发上去,满足一下想吃糖的自己;同时还干过不小心在发微博时圈上cp标志的事情,还有什么wdx的梗。可怎么他就那么容易暴露呢?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活得高深一点呢?

魏大勋心不在焉地看着直播,眉头不禁皱了皱,好看的酒窝也不知藏那头去了。
打开微博,正好是9点,就看见了白敬亭发了一个“na^07!”。魏大勋撇撇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毕竟他没有想过白敬亭居然偷着在背后学习这些撩妹儿的本领了,他都没向贾玲姐请教过这些。
好吧,诚实交代,其实是他感觉这样会没糖吃。
魏大勋突然觉得脑子有点乱。他本来想着在评论里回复调侃一下白敬亭,可是想起有妹子在自己的山花帖子里说起了自己,他就有几分担心自己暴露了。可是在520这么大好的日子没有糖吃又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
魏大勋看着直播发呆,直到最后rng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他只是欢呼了一声,然后持续进入发呆状态。
自己在发什么呆呢,他自己也不清楚。
毫无状态地刷着微博,突然他看到了一个段子:“别人的520是情人节,而你的520是rng牛逼!”
rng牛逼!
魏大勋突然眼前一亮。他看了看钟,10点已经到了。山花boy盘算了一下,不如10:15发吧,算是发个隐藏糖,希望那些开八倍镜的小妖艳们能找到🙏
“恭喜 rng!!![good][good][good] 世界冠军🏆 ​​​”
正好是10:15,发完了微博,魏大勋哼着小曲儿就出去跑步了。

最近的白敬亭比较忙,也比较烦。
因为最近的魏大勋长得跟复读机一个样儿,老在ins里寻觅那个停车场。难道不应该评论一下关于他本人的事情吗?
好像扯远了。
白敬亭摇摇头,点开了微信。
山:你怎么又问我啊?
花:我不是想来找你探探班,吃吃火锅嘛?
山:当真?
花:当真。
山:你最近那么闲的吗?
花;刚杀青不久是比较有空。
山:... ...
花:你看我不是去找我的'小王子'给他去探班了吗?我去找你刷一下cp感不行嘛?
山:我cp很多的,不缺你给我刷cp感。
“那些cp怎么可以和山花比!183百搭白嘎白鬼有山花甜吗!?比起山花这些简直是歪门邪道!”魏大勋感觉自己面对着这个不会说话的手机,差点下一秒就喊了出来,还好自己立马制止住了自己。
花:你这么说哥哥都要哭了,哥哥跟你组cp的时候待你不好吗?
山:亭好的
花:... ...
花:我好歹也是个小明星啊,天天跑你ins下找停车场我好意思吗?
山:你还终于在这会儿记起你自己是小明星了
花:【魏氏愤怒.jpg】
花:最后的让步,火锅约不约!
山:走起走起
花:... ...原来我在你心里和火锅的地位差不多啊
山:那你还得偷着乐了,这地位还亭高的
花:那我咋开心不起来呢?
山:【溜了溜了.jpg】
山:行了,等我回来老地方见,我得去工作了
花:白
魏大勋合上了手机屏幕,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看见了自己深邃的酒窝。他自个儿唱着歌,点开了lof,又开始看小文章去了。看到了一个写得不错的小文章还很顺手地催了个更。

“还催更新,这什么人啊。”
白敬亭合上了手机,心里默默地念着,走向了片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