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名侦】甄氏庄园(上)

艾特一下 @Lrt不好搜

我终于咕咕咕完了

估计要发三篇

嗯……总想制造一些笑点但总觉得很尴尬【蹲】

还是望各位食用愉快【❤】

【多打了个tag来丢人了】

_____________

针树林的羊肠小道里传出了休闲的马踏声,沾染着新雨的清新空气里,转出一辆马车。

骏马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行走着。展现着优难的身段。一路驶向了甄氏庄园。

马车停驻在一栋由大课石搭建的欧氏建筑前,马夫仔细地放下台阶,打开马车门。恭敬地邀清欢迎车里客的到来。车里下来了一人,身着藏青色外套,袖子理露出一小段白绸,他身上所佩藏的金丝眼镜与红色玛瑙,无不显示着他尊贵的身份。这位年纪大才概20岁左右的青年正是白家的大少。他毕业于m国著名名牌大学,拥有m国最聪明青年称号。今日,他因受童年玩伴——勋少节之邀,而来到这个庭园。

勋少爷是甄家的二子。全名为甄勋,为甄家二夫人所生。因为他为二夫人所生的,所以,在野老爷死后,这偌大的庄园便落在了甄店主的肩头。甄庄主的是大夫人之子,是名还言顺的嫡子,拥有要甄氏家族所有物的维承权,庄国里的每人每物都生而为他服务,为他而亡。

白少爷一下马车,便有一位身着黑色大长尾服的人前和来接他,他便是这甄氏庄国的管家,撒管家。撤管家梳着一个干净的油头,但由于他身形较短,这长而拖沓的黑色长燕尾服搭配在他身上不免得有几分别脚。

撒管家是一个健谈的人,又或许可以说他是话痨。他狗腿地和白少爷交流着,穿过了昏暗的长廊,在七彩的油画前踱步而过,来到古堡的主厅。勋少爷早已在此恭候多时,当他看到了白少爷时,似乎忘却了他贵族少爷的身份般,立刻揽上了白少爷,勾起右嘴角傻傻地笑着。

“小白。”

白少爷看着他傻兮兮的笑容,嫌弃地别过脸,躲开了他的怀抱。“你咋这么油腻呢?”

“我不是很久没见你了嘛。”勋少爷还很狗腿地给白少爷让座,而一旁的撒管家也很识相地离开了房间。

白少爷坐下了,微微地勾起了嘴角,看向了勾住了梨涡笑得正欢的某勋,这事勋少爷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本书。

书本被浅色牛皮纸包着,纸上还画有甄氏家族的纹章,勋少爷递给他时,还神神秘秘地说了一句:“回去再看哦!”

白少爷疑惑地掂量了一下,感觉里面包着的是一本相册。想起前几天勋少爷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白少爷傻傻地呵了一声,耳角也不经意地红了几圈。

“咚咚咚”是安静的敲门声,一个着红衣的女仆进来,推着餐车,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脸。女仆低眸放下茶具,欠了欠身便又推着车离开了房间。

白少爷与勋少爷似乎聊了很久,屋内突然有一段生硬的敲门声插入了这较为愉悦的氛围里。是撒管家推开了门,提醒他们到了饭点了。

甄庄主安静地趴在桌子上,仿佛沉眠过去了。

“甄庄主?”女仆走向前去,弯下身子查看甄庄主的情况,可当她凑近时,却发现甄庄主的嘴唇发紫,早已停了鼻息。

甄庄主死了,在这餐桌上。

“啊……!!”鬼女仆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了惊叫声,扰乱了城堡的安宁。

甄氏庄园发生了命案,死者是这个庄园新晋的庄主,年仅27岁。于公元233年11月11日死在自己庄园的餐桌上。

【emmm后面偷一下懒哈哈哈,其实我觉得换一种方式好表达一些】

白少爷:由于这次的……

撒管家:好了,接下来就是本侦探的探案时间了,都把嫌疑人带上来

白少爷:……

勋少爷:(拿起桌子上的叉子)这位凶手麻烦你即使是腰间盘也不要那么突出啊,我怕……我怕我这叉子不长眼儿啊

白少爷:你们这的管家都这么多戏吗,还给自己安排一个

勋少爷:行了你别搁这儿了,快去叫一下庄园里的人快速过来集合

撒管家:我咋就要听你的嘞

勋少爷:你现在是管家,而我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个庄园的全部的拥有者,因为甄庄主死了

撒管家:怎么经过了几个季你倒是升级了,我这个原本的侦探只能窝在这……

鸥小姐(推门):怎么这么吵啊这

撒管家:噢,这位美丽的小姐你为何要出现在此,这里如此地肮脏容不下圣洁的你

白少爷:哎呀,戏瘾上来了

鸥小姐:噢我的天这里怎么死人了?甄庄主?

鬼女仆:噢!我的庄主

撒管家:噢!我的老爷

鬼女仆:庄主

撒管家:老爷

鬼女仆:庄主

鸥小姐:庄主

撒管家:老爷

何律师:怎么这餐厅,如此地热闹啊

鬼女仆:老爷

勋少爷:停一下停一下,探案了

何律师:看来这次的案件也是由这位英俊的少爷做侦探啊

撒管家: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咋就变成侦探了?

鬼女仆:别吵啦别吵啦现在要探案了

勋少爷:哎哎这位下人,请你不要再在这逾越了,等会就赶你下场直接破案了

何律师:因为我在逛花园时看到了这位英俊的少爷是在10点半时才来到庄园,我认为这位贵气的少爷应该没时间作案

白少爷:好的,谢谢这位律师为我正言,但仅此我也不能排除你的嫌疑

那么接下来我来陈述一下案发现场,死者是甄庄主,27岁的甄庄主突然倒在庄园饭厅的餐厅上,初步勘察应该是毒死的

好的,那么我们先找个空旷的地儿聊聊,先说一下各自的时间线吧

撒管家:哎呀

何律师:怎么了这位管家

撒管家:节目组这也太不用心了吧,怎么用的还是第二季的衣服啊,这不会是大勋那件吧,这也太长了,怎么探案啊

勋少爷:看来节目组还是很爱我,我从管家就直接晋升成管家了

阿不,贵族少爷

何律师:哈哈晋升成管家可还行,这么喜欢当管家吗

只有我,侦心不改

鬼女仆:看来我是这几季以来最惨的一个了qaq

白少爷:咳咳,那个……首先我们先介绍一下自己时间线吧

由年龄最小的开始说起

鸥小姐:小女年芳二九,在这应该是我最小的,那么就由我先说起

撒管家:这位姑娘,您是不是来错国家了

鸥小姐:(打手)呵呵我接着,我是勋少爷的未婚妻,所以会经常出入庄园

鬼女仆:未婚妻?!?!

勋少爷:娃娃亲娃娃亲

鸥小姐:我今天没有见到过庄主,我是十点到的庄园的,嗯……路上唯一见到的人就是撒管家和在10:20路途上遇到何律师,期间何律师和我说了奇怪的话

何律师(看到勋少爷看白少爷笔记):勋少爷,你在偷看啥

勋少爷:我在看小白的字好不好,看了一会发现这字可真丑啊

白少爷:我觉得现在就可以投票了

勋少爷:(低头摇手)不不不咕咕咕不不不

白少爷:好回到正题,接下来是……?

鬼女仆:是我。我今年23岁,由于我的母亲本就是这个庄园的女仆,所以到了我这一代,我也还是甄氏庄园的女仆。我今天六点半起床,七点洗衣,到八点准备早餐,八点半吃早餐,由于今天的客人比较多,于是我九点开始做午饭。到十点半,等庄主进入了餐厅后,我便退下了,去勋少爷的客房伺候勋少爷与客人,然后一起去了餐厅。我的所有行程都和仆人的日常工作板一样。

白少爷:你走开的时候庄主还在吃东西吗

鬼女仆:嗯

白少爷:那他还活着吗
鬼女仆:还活着

何与勋:那么接下来就轮到……

何与勋:你先吧你先

何律师:还是由大贵族来说起吧

勋少爷:嗯……我叫甄勋,是这个庄园的二少爷,大少爷死后,这整个庄园就是我的了。好的接下来就让我来说说时间线

我今天在这庄园里是九点半起的床,十点十分才去吃早餐,在十点二十出去时看到甄庄主进来餐厅了。我在十点三十五分见到了我的发小小白,和他聊了一会就在十一点和他去了餐厅了

白少爷:不要以为傍着侦探就没有嫌疑了

勋少爷:嘻嘻嘻

何律师:那么我说说我吧。我是受甄庄主之邀才来到这个庄园的,但我今天都没见到庄主

鬼女仆:那你今天没见到庄主你来干什么了

何律师:我其实是下午受的邀,但我这个人呢,比较不喜欢迟到,于是我提早了10个小时来到了这里,顺便欣赏了一下美景

我是九点半到的,在10点二十见到了鸥小姐,十点半见到了白少爷

撒管家:咳咳咳,看来是时候到我这个老人家出场了

我本来是和庄主算是发小,后来在这做了管家。由于我也是这个庄园里的下人,所以我的作息和仆人的日常工作板一样。我是六点半起的床,七点检查仆人的工作,一直到八点半才开始吃早饭。从九点开始我就一直在为庄主打下手,九点半,十点和十点半在接待何律师,鸥小姐以及白少爷。其中十点十分在伺候勋少爷吃饭,然后十一点我就和大家一起来到了餐厅

白少爷:嗯……好的。那么你们的大致了解了你们的时间线了,我也不能发现什么纰漏,那么我们就开始搜证吧。

TBC

【郝秋】夜上海

关键词:暗恋
日常短小
还有白白生日快乐鸭

_______
外滩的夜在冬日里来的有点儿早,华灯与霓虹点起,迎接这微带寒意的夜。
郝帅觉得自己是在呛人的酒水中醒来的,世界被迷幻着夹进眼缝里,喧闹的街道被按住了静音键;是腥辣的酒水灌醉了霓虹,让他躺倒在这热闹而寒冷的上海夜里。
他在电梯间的转角里看见了,她在为他带领结。虽然是她带在自己的脖间系好再递给他,但他总觉得那条小领带如此扎眼,还藏住了她的气息。
那时或许是不经意的一撇,却深深地烙入了心里,他想用酒精洗去内心的烦躁,却发现这酒精似乎有腐蚀性似的,侵蚀掉心头那一块,将烙印越描越深。
他或许不应该去他们那层。
他或许不应该去偷偷看他。
又或许他不应该偷偷爱他。
是的,不应该。
郝帅觉得自己入魔了。他害怕控制不住自己,冲过去,扒下他的衣领,去舔舐亲咬他的锁骨,去宣誓他的主权。
这偌大的上海,夜是如此的凄寒,那狰狞的风划破了华灯,生冷的风抚去眼角的水,让人不由得质问过一句何处安家。

______
孙弈秋是被郝帅的电话吵醒的。
电话那头都是吵杂的喧闹声,和一个陌生的男声,孙弈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电话里得知了郝帅在酒吧里喝醉了,正舒服地躺在那喧闹的音乐声里。
孙弈秋恼人地关掉手机,将手机扔到一边,翻了个身挣扎进被窝里。
恼人清梦的电话永远是罪不可恕的。
可孙弈秋挠了挠头,还是站在了寒冷的夜风里。带上了大衣的帽子,一头扎进了喧闹的人群。
孙弈秋找到郝帅时,郝帅早已躺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只有脸还翻出着,嘴巴一张一合嘟囔着啥,一副想要继续喝酒的模样。孙弈秋摇了摇这个醉鬼,看他还扒拉着脑袋,便一把揪起了沉迷中的郝帅,走出了店。
冬日的寒风凛冽,吹着郝帅低垂的脑壳子,让他清醒了不少,可混沌的意识让他所有的怨气都从这管不住的嘴里嘟囔而出。或许是酒精改变了胆子,让他将今日所以的不满与妒忌旁敲侧击地全部拖出。
可他有个坏毛病,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上了。
“我都看见了。”郝帅在孙弈秋怀里闷闷出声,“今天电梯里的……我都看见了。”
“我……”郝帅突然就懵了,他是一个爱掩藏住自己不想被人觉察的情愫的人,可在这酒精的麻痹里,他将他所有隐藏的情愫都宣泄而出。
“是我……是我多言了……”
欲盖拟彰,像是此时突然降下的绒毛小雪,将黑夜反衬得更加昏黑。
孙弈秋的脚步停下了,凄冷的风刮过,扫开了郝帅身上熏人的酒气,人山人海的街道似乎干净起来,在他的视觉里,行人止步在了霓虹里。
孙弈秋的思绪冲上了那片被搁置的海域,他瞅着那团乱糟糟的发团,和一个醉酒后絮絮叨叨的人,站在人群中心,用力地架住了郝帅的膀,低下头,咬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吮吸上他话尾的怨念和酒气。他们都是一米八三的大高个儿,远看着就像帮扶着友人的两个醉汉,在寒冷的夜风里互相扶持,又像摇摇欲坠。
可在郝帅的眼里,时间安静了。变色的霓虹似乎停止了运转,用自己单色的光芒装点着世界,凝固住了细小的雪花片儿,只有行人和车辆在缓慢地向前行走着。那短暂而温柔的轻啄,温暖了太过寒冷的上海之夜。
“睡吧,晚安。”
郝帅看着孙弈秋笑了笑,勾住了嘴角的梨涡。华灯行过,照耀了昏黑的夜,住进了忘却金迷纸醉与贪得浮生的家。
他们住在上海的华灯里,忘了归家。

END

【山花】戏里戏外





和tt的接龙(车)  @无驾照飙车选手
激情发车
ooc警告
关键词:休息室+对戏
是一如既往的老夫老夫设定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ok?

“咔哒。”是魏大勋把房间门锁上的声音。
房间里只有白敬亭一人,他正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把玩着手机,打着王者。魏大勋掏出手机,靠着白敬亭半躺地坐下,也拿出了手机,打开了自个儿微博超话,翻翻自己的小妖艳们,看看她们又在发什么关于他的表情包。
“你来干嘛。”白敬亭这局王者打得不是很顺,神坑队友多,对面还来了个大神,打得他这脆皮诸葛亮像超能兵一般。三路基本上都被推平了,就剩中路一个可怜的高地塔孤零零地期待被团灭的英雄守护。
“蹭vpn。”
“ 你少来扯了,你竟然还会记得ins。”白敬亭拖拉着声线,继续操作着他这可怜的“超能兵”。
“好吧来对戏的。”魏大勋放下了手机,坐正,顺带把白敬亭也扶正了,“你这诸葛亮咋还打得那么差啊,看,又要输了。”
话音刚落下,手机画面中的水晶破碎了,发出了一句凄凉的失败。
白敬亭把手机一扔,又大爷似地躺下了,不满地喃了一句:“好过你昨晚那达摩。”
魏大勋一听白敬亭又开始diss他了,嘴角翘了翘,便又顺着话题diss了回去。白敬亭的眼角弯起,笑出了皱纹,两人打闹着回着话,熬过了微带燥热的午休。
魏大勋眼看着快开工了,便心血来潮地说了句:“回到正题,我们来对戏吧。”
白敬亭答应了,从沙发上爬起,整理了一下起皱的衣物,拿起了剧本。拍了拍脸醒神,整理了一下头发,“开始吧。”
魏大勋看白敬亭正经了起来,便不开玩笑了,拿起了剧本便走了过去。
这一场戏是在员工的休息室里,两人正泡着咖啡醒神,郝帅正向孙奕秋吐槽自己的上司,突然一个电话打来,是迟到的高思聪打来的。
魏大勋假装自己的手机响了,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白敬亭知晓,再下一句台词只有“秘密”这简单二字,但会有一个类似接吻的镜位,这个镜位简直是韩张cp的经典借位,他曾在这对cp的视频里看过无数次。
可在没有摄影机的现在,魏大勋像原剧的韩锡律一般勾唇,带着几分想让人探知的神秘,凑了脸过来,可这时的魏大勋却欢愉地咬上了他的唇瓣,慢慢地舔舐着。得了逞的魏大勋慢悠悠地松开嘴,短暂地笑了笑。
“秘密。”
回过神来的白敬亭脸和耳根都是湛红的,“怎么了,皮痒痒了是吧。”白敬亭的语气是略带凶狠的,可是他那遮掩不住的害羞却在尾音里渗透出。
“是呀,我可痒痒了怎么办呢?”魏大勋突然想一把抱住白敬亭,可白敬亭比较机灵,一把便抓住了魏大勋想乱窜的手,可魏大勋还不断挣扎着想抱住白敬亭,最终白敬亭还是服了软,从抗拒到放弃,一把便被魏大勋抱住了,下巴靠在了魏大勋的肩膀上。
“小白,我想你了。”
魏大勋是真的想他了。
魏大勋前段日子总跑活动,中间还顺带跟了个综艺,最近才回来安安分分地待在上海和他拍戏。
白敬亭笑了笑,手扶上了魏大勋的腰肢,抬起头,向魏大勋的耳垂咬了一口,再在他耳旁轻轻呼气,半晌后喃道:“我也想你了。”
他们因心有灵犀而笑了笑,吻上对方炽热的唇,安抚过那颗微带孤寂的心,身子慢慢地热乎起来。

老夫老夫一起考驾照👏👏




午后的屋外是在知了的鸣叫下而变得炽热的,而这开着16℃空调的房内似乎也有着相同的热度。

END

【山花】焚心





魏保安x白小爷
短小
私设多
梗源自韩雪的《焚心》
希望不会撞梗




1.
枯烟,落日,大漠里传来了号角声;他举起了残破的战旗,在夕阳下怒吼,荣耀的鲜血在空气里被洗涤开了,沾红了他的肌理,推涌着经幡,万物在宣告着战争的结束,橙红色天际边孤飞的鸿雁衔来了胜利的喜讯。
庆典的篝火燃起了,大汗举起了觥筹,高喊着兴奋的蒙古语;火光跃过了每一个勇士烫红的脸,干燥的狂风里满是瓜果与甜酒的味道,可转身在篝火熄灭的黑暗里,大汗却咳出了一口血。
腥红色的血在黑夜里格外清晰,流淌在不眠的夜里,沾红了大汗的视野,冰寒了大汗的身体。长夜没有边际,在被星汉装点的凉风里,尽是黑暗的无奈,可比不醒之夜还要短暂的是生命啊;蜡烛一般不可倒退的生命,却在孤夜里快速地燃尽了。
大汗似乎看见了死亡。
“大汗。”大将军博尔术在黑暗里递给大汗一段烛火,在怀里为大汗披上貂绒,怀住了他瘦弱的躯干,抵挡住了夜里的寒风。他一点点将体温沿着貂绒渗透入,可他那颗太过炽热的心却被貂绒抵挡住了。
大汗叹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放缓了,模糊了将军的视野——视野里,大汗的容颜。唯有大汗手里的那深邃的红,红得刺眼,红得妄想将黑夜染成战时的红。
大汗手中的烛火快要燃尽了,在这他以为温暖的夜里,即使那段残烛从未照亮过他。可寒冷的夜,还是如此漫长,短小的烛终究会燃烧殆尽,大汗在此合上了眼。
城角的丧钟在傍晚发出了低鸣,时间在昏暗的天里拉长,幽禁的万物在暗示着年老的真龙开始沉眠。


2.
女巫说,被做成人俑的将军会守护墓主每生每世。


3.
博尔术从女巫那得到了仙丹。
他身着由大汗绣着他的名字的盔甲,那是他第一次出征时最爱的行囊;他虔诚地在大汗墓前叩首,吻过他和大汗打下的蒙古疆土。博尔术吞下了仙丹,在他最爱的大汗的墓里。
“魏·博尔术,你如果被做成人俑,会堕入十八层地狱,备受折磨,永不超生的!”旁人的呐喊声在火海里挣扎而出,刺痛了大将军的耳,像是魔鬼的邀请。
“我不在乎了。”博尔术转身,不再回头。他毅然离去,纵使是被火焚烧尽他这个无用的心,他只愿将这颗赤诚诚的心奉上,让千生知道有个我,让万世知道有个你,烫上爱的深烙。
博尔术闭上了眼。
忠诚是多么美妙的谎言,掩盖住了真相的眼睛,让他许下超越承诺的承诺,再可妄想亲过他的唇。
火焰是吞噬了干枯的沙漠还是焚烧尽了将军的骨骸;漫漫黄沙,终难以埋不下他,那颗炽热的心。


4.
女巫说,人俑会在未来因墓主而被唤醒。
女巫说,被人俑守护的墓主拥有一颗泪痣,并在他转生的每世会伴随着被守护的那一世的记忆,和守护着他的人俑。


5.
血,他满眼里都是鲜红色的血。
熟悉却陌生的蒙古语,催促着他睁开双眼。黑暗的世界被撬开了口,朦胧的意识像在被加载,慢慢实化。
博尔术知晓了,他在古老的蒙古咒语里被激活了。
在这片陌生的领域里,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他的眼前,透露出贪婪的眼光。
博尔术来到了现代。
现在,他是魏保安。


6.
在全新的世界里,巍巍高楼,再无官道。脚下是整齐的柏油路,没有漫漫黄沙,没有无垠草原;行走的不再是牛驴马车,全是不会嘶鸣的铁皮盒子。魏保安对于一切都是未知的,但他已知的,只有他爱的大汗还在这世上。
魏保安在甄馆长的博物馆里算是安顿下来了,他在博物馆里拿着稀薄的薪水,平淡地做着保安,自个儿学着汉语。
大汗曾教过博尔术汉语,但那是多少年前的陈年往事,博尔术是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是一天在草原的清晨,天还夹着寒意,细嫩的草尖藏着露水。他脆生生地对大汗说着:“大汗大汗,你听听我这自己用汉语创的诗。”
“我和大汗有个约定。”
“约好你我一起射雕。”
“约好你我一起泡脚。”
“约好你我一起吹牛。”
“约好你我一起风流。”
博尔术拖沓地念着不熟的汉语,磕磕绊绊地念着豪放的情诗。他傻傻地笑着,被晒成高原红的脸颊上挂着梨涡,藏不住他眼里的爱慕。
“你这人怎么这么脏啊。”年轻的大汗涨红着脸笑着说,留下了博尔术一张发怔的脸,而后换来一个痴痴的笑。
那些被锁在晴天里的记忆,魏保安颤抖着手,不熟练地刻在纸上,却在每一个停顿的符号里藏住了无奈。


7.
魏保安终于见到了大汗,应该说,是白小爷。
白小爷的身体里留着的是大满最纯正的血,是曾经的大汗的血。他的眉宇间都是大汗的味道,一笑一颦都与记忆相合,最让他不舍的,是他眼角的泪痣,是他厮守他每生每世的荣耀。
可再次相见,别了最亲昵的关系,忘了前世的羁绊,此生,他是侦探,他是凶手。
大汗像从前一般睿智,他的任何手段都难逃白小爷的双眼。他为了守住大汗的陵墓将盗墓人推下黄土,放干了他的血。可白小爷还是拆穿了他的所有谎言,那双好看的眼洞察了一切,让他想起从前种种败在大汗手下的往事;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的失败,或许又是一次漫长的阴阳相隔。
白小爷最终还是亲手将魏保安关进了监狱,但他那捉摸不透的眸里,似乎还在翻涌着什么。白小爷似乎听见了似乎有谁在呼唤着他,让他与眼前的人迫切相拥。
近了,更近了。大汗低沉的蒙古古语从干旱的沙漠深处传来,拽住了白小爷的思绪。
“博尔术!!”白小爷终于在魏保安被关进监狱的那一秒抓住了记忆的几丝碎片。


8.
女巫说,当人俑被墓主记起,唤醒的人俑又将沉眠。


9.
监狱里的博尔术释怀地笑了笑,最终又变回了冰冷的石像。
白小爷在魏保安渐渐淡去的笑容里,右眼角怔怔地滑下了泪,沿着他的泪痣,可又不知是为何。
他的世界回到了黑暗里,寒夜又被关上了灯。



END

【山花】留值的夜



今日份的新手深夜考驾照
孙弈秋x郝帅
老夫老夫设定
短小


俗话说,生命在于运动,而新人在于值夜。
商社的新人们是在平凡的敲打键盘声中走入每一个宁静的夜,今日被大量的工作留下的孙弈秋和郝帅也不例外。一盏微亮的灯,一杯变冷的咖啡,一个白花花的电脑屏,和窗外被华灯装点的城市,就构成了他们留值的夜。
终于敲打完了令孙弈秋头疼的日本案,孙弈秋像泄了气似地向椅背靠去,舒适地伸了个懒腰,倒着脑袋看着窗外在黑夜里零星穿行的车辆,和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待到脑子有种充血的不适感,孙弈秋才结束了这场放松。一起身,便看到了一个放大版的郝帅的脸,正架着他那梨涡,对孙弈秋笑着。
“你吓了我一跳。”孙弈秋嫌弃地别过郝帅的脸。
“看你工作了那么久,日本案应该解决了吧。”
“嗯。”孙弈秋回得很轻。
”来,喝个咖啡暖暖吧,天有点冷。”郝帅说着放下了手里的热咖啡。热咖啡正在这寒冷的冬夜里冒着热烟,将两人环绕着,增加了一丝温暖,拉近了距离。
“别给我在这套近乎啊。”孙弈秋笑了笑,拿起那咖啡抿了抿。
“我们还要套近乎的吗?”郝帅环住了孙弈秋的脖,下巴抵在孙弈秋的脑袋上,“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和你值夜班呢。”
孙弈秋的脸皮子薄,每次郝帅张口蹦出那么一句油腻的情话,孙弈秋的耳根总会红上几分。冬日虽然将这个小小的办公室装点上了寒意,但郝帅一靠近孙弈秋,孙弈秋就感受到了舒适地暖意,还有伴随着的急躁的心跳。
气氛变得暧昧了起来,孙弈秋歪过头,嘟着嘴嘬了一口郝帅的下巴,感受到他新长出来的胡茬。偷了腥的孙弈秋涨红着脸,抿着热咖啡掩饰着。郝帅明显被孙弈秋的举动给怔住了,他笑了笑,把头埋进孙弈秋的脖间,亲吻啃咬着,汲取着孙奕秋的肌理。
“别这样,有监控。”
“没事的。”郝帅解开孙弈秋的领带,“我看过了,营业三组这还因为靠近洗手间所以监控不怎么拍得到呢。”
孙弈秋听后便开始回应郝帅每一个吻,小心却细腻,害怕惊扰了夜色。
“不早了,该睡觉了。”孙弈秋在他的唇前低喃,轻巧地推开,起身往洗手间走去,留下了郝帅一人在原地俯着腰保持着索吻的动作。郝帅直起身,无奈地别了别嘴后,微带着一点蹦哒跟着孙弈秋进了洗手间。
“弈秋啊。”郝帅抱住了正在洗脸的孙弈秋,孙弈秋支起身时,便感受到了下身有他人的异热。
“你这人真的……”孙弈秋气愤地转过身,便看见了郝帅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让孙弈秋不由得想起了一个表情包:“弱小,无助,可怜,但能吃。”

考驾照视频/

【山花】【安利向】入坑指南

想向全世界安利❤

楚墨遥:

@黑心的草莓硬糖 传说中的视频大大


EllaStyles:



码住吧




象子象:







又名如何给人安利一个新cp
















多图预警
















做这个字母站资源的整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最近想给好友安利山花,但是奈何这两人的糖实在是太多了,感觉这么讲都讲不完,而且这种“心动”都是要自己体会的,所以想推些视频给她看。二是,和新进坑的学妹在交谈时,她总是惊讶于我知道很多她不知道的“显微镜”下的世界,所以建议了一套看视频流程,如下。
















千挑万选了一些典型,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
















第一PART:入坑视频
















简单的入坑视频,内容不需要很全,但是有引导性,用视频配字的方式较快的展示cp背景,可以将人引至坑边。
































第二PART:硬硬的干货








 








干货基本上分两部分








一是两人同框的各种剪辑,综艺主要是有明侦,我侦,24h,加一点拜冰里的魏嘎争白。主要分为节目本身和花絮部分。








二是web+ins的相关互动








































第三PART:那些广为人知的“梗”








 








粉cp,梗是一定要知道的,请配合web+ins一起使用,味道更好哦!
















 








第四PART:高糖预警








 








主要就是显微镜女孩们把糖全都剪到了一起,甚至还排了名。








 








1、排名汇总向
















2、双标打脸 求生欲 吃醋 细节 求结婚
















3、双视角 粗箭头(重点推荐)
























第五PART:延伸向
















从此开始,山花的攻受就有区分了,个人接受无差,但是推荐的大部分都是魏白,逆cp的就不要看了啊








 








主要分四类,一是角色延伸,比如说谣书、爱梦、唐一修和陆之昂。二是杂志混剪。三是搞怪同人。四是情节歌词。








这个就非常多了,简单的列几个我个人比较心水的。








着重推一下《偏要》,填的词太好了,简直是山花主题曲!
























 








 








END
















希望这个“指南”对大家有用,山花girl还等什么,看过的没看过的都要再刷一遍!








如果有以上up大大,偶然看到了这个,在此献上我的感激之情!








小红手、小蓝手我都是喜欢的,当然还有最爱的评论,随便转发!













每日的愿望是不翻车👏

【山花】繁星之城

谣书
微车
短小
往无忧客栈开😳
灵感——歌曲:city of star
↑配上音乐效果更佳

原链接翻了,走评论,希望不会再翻吧

【山花】家有兔叽



纯属开车
试考驾照
设定猎奇
ooc日常
幼儿园文笔



1.
某天,魏大勋心血来潮,养了只兔子。兔子一身雪白雪白的,就是右眼角藏了一点黑。
胡一天曾去魏大勋家见过,只记得魏大勋这家伙对这兔子宝贝得要紧,连他的那个叫某度的搜索引擎里面的历史纪录都变成了如何养兔子。
“你这兔子有名字吗?”胡一天看着那个想摸兔子却被嫌弃的人。
“你可提醒我了,还没呢。小白怎么样啊小白。”
胡一天看着被“揉拧”的白兔,看着他好像白了魏大勋一眼。那无奈的兔子好像还不愿意,一个劲儿地躲着。可是魏大勋的手比较大,一把便抓住了这个肆意乱窜的兔子,舒服地给它捋着毛。
“你起名字的能力咋那么差呢大勋。”
“小白不好吗?小白。”魏大勋话还未说完,就给怀里的白兔咬了一口,疼得他“哎呦”地唤了一声。
“你看兔子都不满意了。”
“那要不你自己起一个?小白。”魏大勋摸着兔子毛,心满意足地笑了,露出了在右脸颊上的一个酒窝。
胡一天看着这一人一兔愉快的氛围,胡一天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他应该在车底。


2.
天在几丝光斑的照耀下是微亮着的,胡一天被手机的铃声吵醒,模糊着睁开眼,从床上爬起,拿起手机,他看到了来电人是好·爱兔人士·友魏大勋。
“怎么了大勋?”
“胡一天。”
“嗯... ...?”
“你知道兔子会变成人吗?”
“???”


3.
那是一个周末的早晨,魏大勋起得较早,想给自家的兔兔准备些好吃的,结果还未开门,魏大勋就看见了自家的阳台上站着一个陌生的帅气男人,好像还是穿着他的衣服的陌生男子。胆小的魏大勋见此景着实吓了一跳。魏大勋一开始还以为遇上小偷了,但他仔细打量打量,想了想,应该,没有,这么帅气,只偷自己衣服的小偷吧。
对视了良久,魏大勋才开始尴尬出声:“那个,这位兄弟,如果没事的话就快回家吧,我还要喂兔子。”
话音落下了,可眼前的人却不动,安静地看着魏大勋,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好奇。见者眼前的人无动于衷,魏大勋一时左右为难,他没法,便寻觅着自家的宝贝兔,可他环视了阳台一周,却没看见他的兔子。
“那个兄弟,你有看到我的兔子吗?”
“兔子?”那个男子张开了嘴,“你说我吗?”
“???”魏大勋怔了怔,“你是... ...兔子?”
眼前的那人点了一下头。
“还有,我不叫小白,叫白敬亭。”
???
魏大勋懵了。
不是说建国年后不许成精了吗?那眼前这个人,啊不,兔子,究竟是何物?知某乎能解决他的问题吗?在线等,挺急的。


4.
魏大勋给白敬亭收拾出了一个空客房,白敬亭算是在魏大勋家住下了。
白敬亭平时话不多,但一旦打开了话匣子,他便总有说不完的话语,笑容也逐渐在嘴角勾起,眼角也皱成了褶子。出乎魏大勋意料的是,这个兔子还喜欢打篮球和吃火锅,这看起来就不像是兔子该干的事。
白敬亭平时也会帮魏大勋做做家务什么的,这让魏大勋想起了一个叫海螺姑娘的神话故事。
虽然白敬亭自己说自己是兔子,却终日不见兔子专有的耳朵,只有眼角的那颗泪痣提醒着魏大勋,这就是他曾日夜照料倾注所有的那个兔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这个小兔子还是依旧惹魏大勋喜欢。白敬亭偶尔还会在魏大勋生气时变成小兔子逗弄他,魏大勋见着这可爱的顽皮兔子,气很快就消了。抓住了诀窍的白敬亭便天天用这个法子抓弄着魏大勋,可魏大勋也没办法,倒是深陷在这种安逸的日子里了。
谁让在这个世界上可爱是无罪的呢?



考驾照视频:https://shimo.im/docs/uYhGjfHjgUgcwAjT/
还是走评论吧


居然有一百粉了!敲感动der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_(:з」∠)_
喜欢你们(比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