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巳博】日食


一个文渣的一个很短很短的文,欢迎食用【比个心心】里面有一些可能不懂的词汇会在最后注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是永久甘甜的泉,而他若上岸鱼,眷恋着被流水倒灌侵蚀时的形态。
他是从未降下的彩霞,而他若神子夸父,妄想触碰却终化为沧桑万物。
他为阳,他为阴。
他为曙雀,他为清虚。


『日食?』
“是的吧撒!可以看到不一样的太阳哦。”博人坐到巳月的桌子上,慵懒地摇晃着腿,“气象台预测这次能在木叶村看到最完美的日全食,怎么样,有兴趣吗?”
少年言语时,总爱带着干净的笑容。他笑时嘴角微微勾起,脸上的两道胎记随着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微微颤动着,像极了只饱食鱼干的猫。他半眯着的双眼里藏匿着浩瀚星河,裹藏着丝丝暖意。
他的一笑一脾,总可如此迷人。巳月感觉像是被蜜饯浇满了心头,过分的甜蜜与黏糊像无形的双手推怂着他,催促着他去占有他。巳月感觉自己在漩涡之中,任其顺流逆流,不知彼岸。
“巳月?”
少年的脸更靠近了,巳月清晰地感觉到鼻息铺洒在脸上的暧昧感。阳光从他金色的发丝间滑落,让人分不清这究竟是阳光的余韵,还是少年好看的金发。
“嗯。我会去的。”
少年语气如常,不舍地合起了倒映着他的脸庞的眸,最终弯成月牙。


日食观测的时刻在早上,博人很早就来到了约定的地方。巳月总喜欢迟一点到,因为能欣赏到那少年和阳光融合起来的样子,感受着暖意在全身肆意游窜;抑或许能看到少年见到他时惊异的面容,品味着那微睁的天蓝色眸子将他拉入深海的感觉。
“早安,博人。”
“早啊,巳月。”
少年扭过头,露出了熟悉的惊愕感,又露出了他最熟悉的笑容。又是这种不经意的笑颜,那种恍惚间仿佛被暖阳直射的笑颜。就是那种过分熟悉的笑颜,让他感觉温馨得仿佛把他拆分入骨,又热烈得让他想永远占为己有。
“啊对了,这个给你。”
博人摊开手,一副太阳眼镜正躺在他手中。巳月抬头看向博人,发现他早已带好了眼镜。黝黑的眼镜正好遮挡住了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也正好遮挡住了他太过赤裸的眼神。

“月亮靠近了!”
博人用手抓着太阳眼镜,更仔细地看着月亮靠近太阳时的模样。他努力观测的样子,就好似想永远把日食的画面刻画在脑海里。
巳月依旧在欣赏着那位会拨乱心弦的少年,他习惯性地用过长的袖子挡住了他勾起的嘴角。他透过浑黑的太阳眼镜看向少年,似乎看到了有浓郁的色彩在本就不大的眼镜框中涌入,占据了他所有视野。
忽然,四野既暗,昏晨颠倒。万物黯淡,则囹圄缧绁。黑暗描绘出他为他画地为牢的模样。巳月闭上双眼,他感觉世界开始变得狭小起来,狭小得就剩下那轮日月,狭小得只剩下日月下正坐着的两位少年,狭小得只剩下一对十指相扣的手。
“巳月。”
“嗯?”
“你的心跳得好快。”
... ...
眼前慢慢得开始变得明亮起来,巳月慢慢睁开了双眼,这时的他发现,世界还是依旧得明亮,依旧得广大。身边的少年也还是以往的少年,少年的面容还是依旧地扰乱着他的思绪;而那双十指相扣的手只是南柯一梦罢了。
世界变得明亮了。
日食结束了。

那瞬时若九年之感终究是错觉,而曙雀清虚仅擦肩而过。


END

曙雀(太阳)
清虚(月亮)
囹圄(监狱)
缧绁(刑具)


最后的碎碎念: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再比个心心】
其实花了很久的时间写,有点感觉文风不一样,也努力改了好多了【( ´•̥̥̥ω•̥̥̥` )
想写一个七罪宗系列的,这一篇属于贪婪。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