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关于花吐症的梗

【巳博】
【真的是糖】

#肆書#

那一切的发生,从那一天他从森林里采食到野果开始。
“博人,你嘴里好像掉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井阵的话语间,博人下意识地微张被一股香味包裹着的嘴,然后有一片花瓣从嘴里滑落。
“是白蔷薇呢。”巳月半眯着双眼,眼缝里看不清他隐藏的情感。
“不会吧...”鹿代后退了一步,“博人你不会是患上花吐症了吧,真麻烦。”
“花吐症?”
“是啊,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种子,这种种子会促使你的血液凝成花瓣,最终吐出来,如果一周之内不能和两情相悦的人接吻症状是不能治好的,可是会死的哦博人。”
“哎...和两情相悦的人接吻吗?真浪漫呢!”蝶蝶双手合十靠在脸旁,嘴角翘起期待的微笑。
“喂喂,重点不是会致死吗?真麻烦。”
“呐呐,博人君,你喜欢谁呢?”
“是佐良娜吗?”被叫到的佐良娜有点惊慌得用手托住眼镜,以掩饰害羞:“别乱说。”
“还是班长?”笕堇听到蝶蝶喊到自己,紧张地发出“啊哇哇”的惊讶声,然后偷偷地看了博人一样。
“还是说...我?”
“蝶蝶,别闹了,你这样博人很难做的。”
“啊啊,你们这些男生真是无趣,一点都不浪漫。”
“与两情相悦的人接吻”......吗?博人两手捧着从嘴里滑落下的白蔷薇花瓣,怔怔地发着呆,天蓝色的眼眸黯淡了几分。

“哥哥。”向日葵把手背在身后,涨红着脸看向博人,“我听说你得了奇怪的病。那个......向日葵能帮到你吗?”
“向日葵......”博人还是第一见到妹妹这个样子,他拾起掉落的花瓣放在向日葵手心,“哥哥很开心哦。”
“kiss什么的我也会啊。”向日葵嘟着嘴,脸颊上的两道胎记使她显得像个可怜的小猫。
博人轻轻摩挲着向日葵的发间,说着:“因为恋人间的喜欢和兄妹间的喜欢不一样啊。”

“博人,小心。”巳月伸长了手,把差点被敌人苦无射中的博人一把抓到怀里。开启了写轮眼的佐良娜眼见着敌人有破绽,她挥使着手里剑,准确无误地击中敌人要害后一个箭步跑到巳月和博人身边。
“被花瓣遮住了视线。”博人怔怔地看着他本来在的位置,看着白蔷薇掉落下的样子。
“博人,你这样很影响任务的。”佐良娜收起写轮眼,皱了皱眉毛。
“没关系的吧撒,过几天就解决了。”博人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可却让佐良娜的眉毛又紧了几分。
“希望如此。”
“白蔷薇,花语是纯洁的爱呢。”巳月为了缓解气氛,他拾起白蔷薇,合起金色的双眸笑了笑。
博人看着巳月熟悉的微笑,自言自语道:“我倒是觉得它像是蓝蔷薇。”
蓝蔷薇,传达不了的爱。

明天就是一周的最后一天了。
博人在房间里看向天空高悬的明月,他想起了那个笑时眼如月牙的少年。
他真想品味一下少年的双唇,是否和他雪白的肌理一般,寒意入肤。他想用舌头舔舐他的口腔,想一探究竟,他内里到底是如寒岭之巅般地凛冽,还是如火山中心般炽热。
“巳月。”博人情不自禁地叫唤一声少年的名字。
“在叫我吗。”巳月的声音突然在博人身后出现。
“唉唉唉唉唉!?!????”
“在想我吗?”
“少自作多情了!”
博人撇开不安的双眸,把自己的涨红的脸隐藏在只有月色笼罩的房间里。
最终,巳月冰冷的手附上博人炽热的脸颊,他合起双眸,在被月色笼罩的房间里,吻下了这个揣揣不安的少年。
“月色真美。”
蔷薇的味道在两人的口腔中蔓延开了,却又停止了肆意蔓延的念头。


Fin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