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山花】停车场




先收一下黄色废料,是个正经文
个人yy,勿上升到蒸煮。
流水账xxx


1.冰川消融

“魏大勋在我眼里是一个特别帅气,英俊,玉树临风,然后特别有深度的一个男演员就是特别的敬佩他,就是觉得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非常静距离》里,魏大勋想过会见到这抹熟悉的身影,也曾幻想过这位皮皮亭会怎样评价他。但他听到这句话时,心里不禁被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充满。
看着视频里不断变化表情的人,魏大勋笑了笑,“他怎么戏这么多啊”
“其实刚才那些只是开玩笑。”
“大勋私下是一个热情细心,然后特别真诚,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一个好朋友。”
听完这一席话,魏大勋感觉心里温暖极了,就像是在春回的极地里,他听见冰山轰隆隆地塌了一角。
白敬亭这个人虽然皮,但其实做人很纯粹。若是真想与他成为好友,他会将整颗心给予给人。和他交朋友,其实是一种享受,特别是在他表面的冰山融化,感受到他内心的温暖跳动的那一刻,总会让人知晓,哦,原来朋友就是那么一回事。
魏大勋承认,他又双叒叕开始想念白敬亭了。
魏大勋依稀记得,视频里的白敬亭的衣着曾在ins 里发过。点开了ins后,翻过一张张熟悉的对角线,看到了那间熟悉的衣服后,在下头敲字评论“想问一下这个停车场在哪?”

魏大勋在ins给他流言这件事还是白敬亭的助理和他说的。白敬亭看了一下助理的截图,便开始纳闷了,这个魏大勋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呢?他不是知道这停车场就在片场那吗?
带着疑问,白敬亭敲开了微信。
山:什么毛病?
山:你不是知道这哪儿吗?
花:知道知道
花:我看着那个视频就想你了嘛
山:都多少岁数的人了,咋还这么油腻呢?
花:超凶.jpg
花:三岁
山:你心里有点ac数吗?别把后面的零给掉了
花:哥哥还没这么老呢
白敬亭突然听见有人在片场里喊他,于是他给魏大勋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包后,就扔下手机,跑去拍戏了吧,不再和这个油腻的大孩子battle。
或许,魏大勋并不知道,这个背景是停车场这件事,小粉丝们可不能一眼看出。

2.节目宣传

白敬亭又发ins了,照片里又是熟悉的对角线,又是熟悉的停车场。
上一次的询问因为白敬亭跑去了片场结果谈话不了了终,魏大勋觉得有点尴尬。毕竟他都不要脸地油腻了一把,结果被白敬亭无情地漠视了,他不免有些吃味。
魏大勋突然想起以前老在自个儿微博下留“生日快乐”的白敬亭,心里不禁升起一个搞怪的念头,便又开始在ins里敲字:
“不好意思,还是想问一下地下车库在哪?”
知道了魏大勋又在自个儿ins下回复后,白敬亭便开始纳闷,魏大勋什么时候成复读机了?
“你又咋了?”
“节目宣传,节目宣传。”
“你宣传个啥,节目都还没开始拍。”
被小白拆穿的魏大勋尬笑着,打着马虎眼。

3.夜深人敬

看遍城市里如溪水流过的霓虹的飞机,在夜色里降落。白敬亭切开飞行模式,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先生,您的快递已送到。”
落款人却是魏大勋。
“你什么时候改行了小明星?”白敬亭笑了一下,打开微信,给魏戏精发了个短信。
“别废话,快下飞机,你的老婆还在我手里!”魏大勋很快就回了短信,还得上了超凶的表情包。
“什么老婆?我老婆那么多,不知你指哪一个?”
这条短信似乎噎住了对方的话语,安静了好一会,皮皮亭满意地合上了手机,下了飞机。
刚上剧组安排的接机车,白敬亭的手机又不安分地响了一声。向助理要了手机,就看到魏不安分终于给他回信息了,发来的还是一张图片。
好奇地点开,发现图片里正是他前几天买的鞋,袜子和小音箱。由于白敬亭最近不在这个剧组里,便叫着魏大勋先签收了。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个白眼狼居然开始拿他的小情人们来威胁他。
“放开他们!!”
“行行行,快回来,剧组等你。”

魏大勋是在剧组的停车场等他的,手里还拿着他心心念念的小情人们。
“你看看。”魏大勋看到白敬亭便拿着一袋子的衣物迎了上来。
“嗯嗯。”接过袋子审视,白敬亭满意地点点头。
“话说,小白,你都多久没发ins和微博了,超话里的小白鸽都开始喊你改密码咯。”
“您到底是哪家的粉丝啊魏大勋,是勋章还是白鸽?怎么我的超话也不见你签到一下?”
“我享受一下白鸽的福利不行吗?”
话刚说完,魏大勋想起白敬亭在520那天给小白鸽们发的告白照片,耳廓不禁慢慢红了起来。
“给你能的。那本爱豆现在就给你开除粉籍了。”
“别啊,小白鸽我只是想叫爱豆多发ins,都多久没见到你了,拍个初晨跟闭关似的。”
“好吧。”

魏大勋蹲在白敬亭前头,学着那些平面摄影师,假装专业地拍了好几张,然后将自己的优秀作品给白敬亭看。“来来来,看哥哥给你拍的满意吗?”
白敬亭接过手机,看见照片里的自己虽然很帅,但拍的时候不小心把地上的一个坑也拍进去了,最重要的是,这张对角线给整反了。
“怎么样?”魏大勋在一旁散发着期待的信息,兴致勃勃地去讨眼前的人的赞扬。
“不怎么样。”白敬亭不理会满脸期待的魏大勋,迈开长腿便走开了,“发ins了,小白鸽。”

魏大勋和白敬亭关系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但魏大勋始终觉得,不止是关系好这么简单,他们的关系说是情人也不是,朋友也不是。太过亲密的情谊,魏大勋开始不知道该用多少个最好来修饰他们之间的关系。他知道他有太多行为太过幼稚,但他还是想大声地用他的行为告诉全世界,向全世界炫耀他身边有如此一人,陪伴在他身旁。
或许,人生得一好友,便是如此。

夜色正浓,配合人的呼吸,低声地喃喃着。
世界安静极了。


END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