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山花】类似 ___ ___



类似友情or类似爱情
一个空想,勿上升到本人
想用最美的辞藻诠释最爱的他们



【序】
有一种爱难以言表
有一种爱难以形容
有一种爱不称为爱
.




万物始于无,可情总暗自夹杂而生。
或许只要少年的一抹微笑,便可让此生染上他的颜色,无法抹去。
他们的初遇也便是如此,尽管耳旁的人群太过呱噪,他们还是在人群中,第一眼便认定了对方,那种不知名的情绪在夹缝中暗生,冥冥中似乎有什么早已尘埃落定。




光阴荏苒,那段勾住指尖的红线在轻轻翻动着,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他们活在四季里头,却又像活在四季外头。在那岁月的歌声里,游荡着,寻觅着,却躺倒在他创造的温柔乡。

他是常伴着和风的春,在温柔的鸟啼里,正待他唱花香杳自来。
百花中唯他糊涂中梦醒,却走不出馨香的花海陷阱。莫名的情愫啊,请问谁能将它带走呢?能否奢侈地以他的心为牢房,判处花海里那人终身监禁?

他是骄阳烈日的夏,在最冗长的蝉鸣中,走进了最燥热的夏。
只有他偏爱吮吸夏日初晨的山林,在他曾留下的足迹上,寻觅他在樊林里路过的身姿。夏日里磅礴的大雨啊,能否不将他要追随的光丝掩藏?再将他们故事的身影拉长?

他们曾是太过甘甜的秋,记载了两串深埋了笑声的脚印。一天其实很短,只有二十四小时。可他们却奢望能用尽与他共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去看日出,看彩霞,看月满,看星朗。
他们是土耳其不眠的灯塔,是闹市中被夜灯剪下的彩景。
他们在那四川漫长的竹廊里,两耳满是竹叶萧萧,时间在记忆中打乱,思绪在笑颜中拉长。绵长的竹林,袅袅的炊烟,那是他们相偎时放缓的世界,与静谧的缠绵。
他们在澳门的星海里,他们冥冥中相连,守护至终。那片茫茫星海里,他因他不畏风暴,他因他熠熠生辉。原来,你才是我的守护星。
他们在涠洲岛岸边,他们用照片许下海枯石烂的诺言,明媚的阳光与微咸的海风,都是他们最甜腻的见证者。
... ...

偌大的世界里,所幸在他身边路过;短暂的轮回里,所幸换回此生的回眸。往事种种画面总若童话般灿烂,惹得他们总独自一人停留在时光里。可在时光里头,他们都深知,那些甜腻终不长成爱情的样子。

他们又是那片大雪纷飞的冬。
可他们在冬日里看向远方,却发现那旅程早已被皑皑白雪覆盖。他们站在起点,瞅不见终点,明明知道思人便在前方,而只在这一头盼望着春,在那一畔期待着夏;却未曾忆起最美好的秋,害怕那凛冽的冬风,吹散了曾品尝的甜腻。只好把岁月化成歌,留在山河。




最顽皮的是他,最睿智的是他。
最天然的是他,最温馨的是他。
他们黑夜中被拉得最长的一对身影,镁光灯里最合适的那对组合,可当他们一转身,情人未满,友情至上。
他们有太多的情话挂在嘴角,等待彼此的采食,用唇齿间的燥热包裹那颗狂躁不已的心;可在面对彼此时,明明尽在咫尺,却难以轻触那一片柔软。像是在河汉两岸,却难见喜鹊桥。
他张嘴怕他远离,但松手他却靠近。明明如此不清不白,他们却钟爱沉醉于此刻的安醇。因为这种距离刚好,让他们的心跳频率稳定,不在他的面前露馅,让若即若离的快感将自我蝉食,将那灿如烟火的记忆永久珍藏。




他们分明是截然不同的两者。
那人聪明,却将一生所念藏在海底深处,怕海浪将他永久掩埋。
而那人愚昧,显露着笨拙痴狂的爱,却胆小地活在游戏里头,让他太过明艳的笑颜,宛如梦一场。

可他们活得太过类似。
言语与行为的默契将他们的思绪捆绑,话语间总不经意间染上彼此的鼻音。他们都钟爱沉寂于过于甜腻的若即若离中,钟爱在众人眼前挽起彼此的手,钟爱从不属于自己的肌理里,寻觅着相同的心率。

阳光正好,我们活得心有灵犀。


END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