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眼泪与微笑




路德维希小的时候很爱笑。

他笑的时候会在淡粉的脸颊上露出酒窝,眼睛会弯成新月似的弧度,湛蓝的双眸像是装进了浩瀚的星辰大海,微微翘起的金色睫毛也会随着“咯咯”的笑声颤动。

基尔伯特很喜欢这样的笑容。那可爱的样子让人觉得非常的舒心和温暖,像是午后的阳光一般。

基尔伯特很喜欢抱着软软小小的路德维希在怀里,喜欢看着他的睡颜,喜欢看着他露出毫无防备的微笑,喜欢向他讲述“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开心”的故事。

每次他在向路德维希倾诉时,路德维希总是认真地看着他,睁着圆滚滚的眼睛,不明所以地看着基尔伯特的嘴一张一合,然后有时会用小手轻抚基尔伯特的脸颊,直到那时的基尔伯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衣襟早已湿透。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基尔伯特总会努力地吸一吸鼻子,然后露出点点微笑,看向怀中的孩子,然后用鼻子轻轻戳他的脸——真是的,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听懂本大爷的话呢。

后来,路德维希长大了,他也不怎么笑了。

后来,基尔伯特喜欢把日记写得越来越详细了。

基尔伯特知道,他是一个国;而他要背负的东西,不只是一个国,还有这个国家的意志。

儿时的他,呼吸的是德意志的灵魂,听诉的是宗教的教义。 他也想哭泣,但是国民告诉他,国王告诉他,意志告诉他,这不可以。

而现在可以了。

那个用龇牙咧嘴的笑容挡住悲伤面庞的少年,终于被剥下了谎言的外衣,永远地躺在铁十字下。

请你在那里放声地大笑,放声地哭泣吧,亲爱的哥哥。

那里没有国民的期待,没有教义的捆绑,更没有自欺欺人的他。

路德维希抚摸着石碑上的纹理,像儿时拂去他的泪水一般。他微微勾起嘴角,半眯的眼眶被点点泪水打湿。

他说,他不能哭,因为他是国家。

原来,大家都是满口谎言的伪装者。

原来,一个人,也很开心。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