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扁鹊x庄周#



1.初遇
阳光正好,空气里弥漫着微湿的味道,除此之外,还带着点点血腥味。
兵刃相接,刺耳又无情的声音伴随着战士的怒吼在耳边回响。
战场上,一片厮杀。
然而扁鹊却躲在一旁在悠闲地打野,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刚打完野的扁鹊悠闲地跑到塔底,结果一回去就被蹲了很久草丛的后羿给发现了。扁鹊抬头一看自己的血条——糟糕,这后羿的伤害好高。
“糟糕,后羿追过来了。”扁鹊心里不暗叫不好,马上往回跑,可是后羿的减速技能使他力不从心。
就在这时,一个坐着一条蓝色大鱼的少年悠闲地跑来,然后立刻使出三技,扁鹊立刻感觉自己的脚步轻快了很多,就在后羿没回神之时,跑走了。
“啧。”身后的后羿不满地喊了一句后便跑走了。


2.竹林
那一天天正下着微微的小雨,正是采药材的好时机。
扁鹊身着蓑衣,在半山腰上慢慢行走着,独自一人倾听着雨滴砸落帽檐,轻叹着呵出一口凉气。
忽然一个竹林出现在扁鹊面前,扁鹊好奇地摸了摸这高耸的巨竹便走了进去。
参天的巨竹遮蔽了天空,纷纷扬扬的小雨也被竹树们欢快地吸吮着。扁鹊在观察四周风景的同时,还不忘观察着四周是否有他所需的药材。然而令扁鹊惊讶的是,这里的药材很丰富,甚至还有一些只在书上看过的。
再走多几步,就发现在这竹林的深处坐落着一间竹屋。扁鹊抓着手中的药材,好奇地走了进去。
踏进这个竹楼小屋,一股竹子的清新味道便扑面而来,一进门便看见一个绿发少年正慵懒地趴在一条蓝色的大鱼上浅眠。
那绿发的少年顶着一头夹着水汽的绿毛,灯笼衣裤脚里露出纤细的脚踝和手。
扁鹊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是谁,他叫庄周。


3.蝴蝶
扁鹊走近少年,没想到那拖长的围巾不小心翻动了放置在桌上的茶具,使得这睡梦中的少年从梦中惊醒。
“你好。”扁鹊尴尬地问了一声好。
“你好。”绿发少年揉了揉慵懒的双眼,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两人静静地看着彼此,听着雨声轻敲竹叶淅沥的声音,很是安静。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庄周静静地开口,看着眼前的人,没有去理会他的尴尬,“我梦见了我变成了蝴蝶。”
“我变成了蝴蝶,看过了世事变迁,看尽了沧海桑田,飞过了繁华四季,看透了樊世红尘,可却又因红尘扰乱而落下了眼泪。梦醒时分,那梦境真真切切的使我茫然,使我不清楚,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你说,是我是蝴蝶,还是蝴蝶是我呢?”
庄周用金黄的眸子盯着来者希望得到他的回答。
清风绕过竹叶,细碎的竹叶轻轻摩挲,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平添一份安静。
“你便是蝴蝶,蝴蝶便是你。”
半响后,扁鹊静静地回答道,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回答到底是对还是错,只知道眼前的纤纤少年,美得窒息。


4.逍遥
扁鹊时常会来到这竹林,不单是因为这里的药物繁多,还有那深居竹屋的少年。
他喜欢跑到他的竹林里,看着少年前面,看着少年与那条大鱼玩耍,也会偶尔翻开少年的竹简,看看他所写的文章,他想体会,他的心灵世界。
庄周也挺喜欢这个人,毕竟来者皆是客,而且这个人也挺安静,就是偶尔会把采来的几根破草摆出来晒晒,偶尔喜欢看看他曾写过的文章而已。不吵也不闹,给这寂静的竹林添上一份生机,讨人喜欢。
“你说真正的逍遥是什么。”
庄周忽然问起扁鹊,扁鹊放下手中的竹简看着他。
“大概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吧......”
他看过他的文章,字里行间里把逍遥解释得一清二楚,那种种的逍遥,令人羡慕,令人妒忌,又令人讨厌。
真是的,这淡漠一切的少年,为什么让人移不开眼。他就像是一棵罂粟,越是深入,越是沉迷,就把自己捆绑得越深。
可是眼前的翩翩少年,根本就不会回应你。
这令人讨厌的逍遥。
真是美丽,真是妒忌,真是讨厌。
“那个......”少年垂着眼皮,顶着微红的脸看向眼前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END






【无责任小剧场(喊话梗)】
“我是蝴蝶,蝴蝶是我。”庄周爬在鲲上摩挲着绿发静静地说着,然后看着远处在奋战的人儿,庄周又轻叹一句,“你们在人家的梦里打来打去,有意思吗?”
“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么懒的。”扁鹊从庄周身后走来,然后用二技给庄周奶了一口。
庄周抬头看了看自己血条。嗯还挺多。这蓝脸怪人怎么闲,居然在奶人。
庄周也无心与他辩嘴,就趴在鲲上给鲲喂吃的,可就在这时,扁鹊又用二技往他身上奶。
庄周回头看了看扁鹊,翻了一个白眼,便又转头去喂鲲了。
可是庄周的动作像是无声的鼓励,扁鹊又在庄周回头之时高兴地奶了一口。
“你干嘛。”庄周终于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蓝多。”
“你......无聊!”庄周继续翻着白眼,继续喂着他的鲲,而这时的扁鹊又用二技往他身上使。
现在的庄周觉得身后这人简直就是个变态,扁鹊奶他就好像摸遍他的全身一般,好不自在。
“你......你有病吧?”庄周带着微红的脸颊看着身后的蓝脸变态。
“是啊,我有病。”扁鹊倒是悠哉悠哉地接下了话,然后跑到庄周身前,“那么有病就要...该吃药了。”
“你疯了吧,蓝多也不要用三技奶我啊。”
而就在庄周的话音刚落,他就看到正准备躲草丛回城的妲己和亚瑟倒下了。扁鹊满意地看着倒下的两人,围巾下露出一丝微笑。
“庄周。”
“嗯?”
“你恼羞成怒的样子真好看。”



【最后声明】
看了很多文,感觉里面的庄周都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年,然而可能在我笔下是一个慵懒忧郁总讲大道理的少年,毕竟我对庄周这个人的理解是这样的,如果吃不惯,在此非常抱歉。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