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迟来的英诞#
#神夏x亚瑟#
夜,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偶尔能在夜空中的晶莹零零星星地闪耀,微弱的光静静地铺在大理石路上,一份恬静与安宁拥抱着这条英伦大街。
就在金属制的钟表刚好指过十点时,一阵“咚咚咚”的铜环轻击木板的声音轻轻地在屋子里头回响。屋内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不安地皱皱眉,然后踩着吱呀作响的木质地板踱步而来。
他打开门,发现有两个人站在门口,一个是穿着黑色大风衣,带着猎鹿帽的男子,一个是一个带着圆顶硬礼帽的男子,带着围巾,手里握着长伞。那两个人安静地站在门前,看着他。橘黄色的街灯将两人的身影拉长。
他知道,眼前的这些人是谁。
“晚好,先生。”左边那个带着圆顶硬礼帽的男子先说话了,“听邻居说昨天你们家发生了火灾,请问我能问一下昨天您在家里做了些什么吗?以及当时的情形吗?”
“这个......可能不太方便。”他用那祖母绿的双眸扫过两位绅士,低着眼皮无心答道。
可这时,那位较高的男子侧过身来瞄了几眼屋内的一切,然后静静说道:“屋内有很明显的爆炸痕迹和火灾痕迹,木质的家具和地板也有较少部分的毁坏,墙纸上也有被熏黑的部分。”
眼前那人勾起嘴角,然后这个男人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维多利亚时期流行的Ascot Tie,伊顿领,圆顶硬礼帽。看来先生还是停留在您自己所最爱的时代啊,还是您在为今天做准备呢?”
“也可以这么说吧......”他笑笑,“你们很有兴趣窥探别人的私生活吗?”
“并不是的,亚瑟·柯克兰先生。”那个和他一样带着圆顶硬礼帽的男子轻生说道,“我们......”
“我们是给您来修厨房的。”那个较高的男子突然开口说道,然后在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我们是您的邻居请来的。”
他有点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两人,连祖母绿的双眸也惊恐地放大了几分。
“失礼了亚瑟先生。”
亚瑟惊讶地看着两个男人就这样闯入了自己的蚱蜢般的小屋,然后就拿着工具进入了厨房。
“真是个多管闲事的邻居。”亚瑟低者头,红着脸想到。“昨天只是一场失误。”

“咚......”
淅淅沥沥的小雨笼罩着伦敦的古朴街道,远处的伊丽莎白塔又传来沉稳静默的12时的报时声,提醒着人们新的一天的到来。亚瑟他目送那两位妇孺皆知的伦敦绅士离开,然后就来带了厨房,想拿出昨日忙碌一天的作品,犒劳一下自己。
然而这时的亚瑟却被满厨房艳放的玫瑰惊呆了。两只蜡烛将厨房点燃上幽谧而温馨的氛围,一个被水果装点满的蛋糕放在桌子正中,蛋糕上勾上的哥特式字体让亚瑟倍感亲切:
“Happy birthday Arthur."
看到这一切,他不紧想起离别时那两个极力拉他到大门的男子,然后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真是和他一样,是个不坦诚的孩子。

“Sherlock,这样真的好吗,就留他一个人......”
“John,Anna的那个分尸案我接下了,我们的时间很紧,要走了。”
那条大理石铺的大街上,两个男人挤在一把破旧的黑色长伞下,不免有些滑稽。
然而,伦敦的雨还在下,淅淅沥沥地,好像不想停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