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李泽言x你】若花知晓


第一人称!欧欧西注意
李总的花吐症梗

【花吐症大概就是得病了会吐花,只有被喜爱的人亲吻就能好的病啦,给不知道的小可爱扫一下盲】
一个总有着出乎意料想法的女主设定


我是魏谦,每天都活在被总裁压迫的水深火热,以及与回答总裁奇怪问题的日子里。
而今天的我,也在回答总裁无厘头的问题以及吐槽李总裁中度过。
“魏谦,你觉得如果我死了,我这间公司应该留给谁。”总裁板着他那张本就没有表情的扑克脸如是和我说道。
???
那一刻,我觉得我出现了幻听。
那一刻,我希望总裁大人能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那一刻,我觉得总裁大人在考验我对华锐的忠心。
在经历了3.5秒后的沉默与认真思考,作为一名优秀助理的我,经过对总裁心理的认真揣摩后,我向他献上了毫无破绽的答案。
“无论公司的未来如何,我都会一直做公司的助理,只要我还有这种能力的话。”
我认为这无疑是一句完美的回答。能在不冒犯总裁以及表达对华锐衷心之间完美融合,简直是助理的典范回答。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的回答似乎引来了总裁眉宇间的一丝失望。
“行了,出去吧。”
总裁大人兴许是累了,摇了摇手便招呼着我出去了。
但在我眼中却像是奖金在向我摇了摇手,我难过极了。
然而,直到那一天,当我推开总裁的办公室门看见总裁倒在一片花海之中时,我才回想起总裁那句话语。
原来,那并不是一句玩笑。

总裁病倒的消息在我前一脚告诉公司里的人,后一脚罗嘉就火急火燎地到华锐了。见到此景,我开始怀疑罗嘉是不是在我们这安了间谍。
罗嘉踩着高跟鞋,在众人的注视下噔噔噔地就进了总裁办公室,然后在一声似乎有什么被打碎了的声音里,黑着脸从总裁办公室里退了出来。
“吵架了吗?”我好奇地推开了总裁的门,看见总裁那张扑克脸似乎有点红润,他在满地的红玫瑰花瓣里难受地大喘着气。
看着总裁如此难挨的模样,我觉得我应该叫医生来了,总裁看了我几眼,他忙颤抖地摸索着西装里的口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过了一会,总裁的手机屏幕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叫她过来。”总裁把手机翻到号码的界面,递给了我,我看了一下,是《发现奇迹》的制作人。
然而下一秒,总裁就把手机收回,捂住咳出花瓣的嘴,含糊地从嗓音里发出一声,“算了,那个白痴。”
然后总裁又昏了过去。

———————

在魏谦的通知下,我来到了李泽言的一往无尽头的别墅。当约莫有五米那么高的铁门背打开时,一路上就有着女仆男佣在向我鞠躬。这使我不得不想起高中时曾看过的玛丽苏小说,然而玛丽苏小说似乎也比不上我眼前所见的光景夸张。
我小心翼翼地走着,像一个走钢丝的小丑一般,在魏谦的带领下,我来到了李泽言的卧室。
再一次,我感受到了玛丽苏的惊艳。
再一次,我深刻明了何为贫富差距。
我小心地踱步近李泽言的床边,而魏谦也不知何时离开了房间。我看向床上正躺着轻咳的李泽言,担心地皱了皱眉。
李泽言的床,是简朴的黑色。然而正是因为这黑,他咳出的红色花瓣,格外明显。我连忙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正在拼命咳嗽的李泽言。
“你来了。”
我点了点头,“你的病怎么样了?”
“小病而已,没怎么样。”
语罢,李泽言就开始咳嗽起来,连带着一些红色的花瓣,掉落在床单上。我拾起一片,定睛一看,发现是一片红玫瑰的花瓣,心里便不禁嘟哝了一句,这还真适合他。
红色是他至高贵优雅的配色,一层一层展开的花瓣是他复杂高深的内心,绿茎上的刺,是他用冷漠张开的疏远,让人不愿靠近,却心生敬畏。
“真适合你。”下意识的,我就开了口,然后我就后悔地捂住了嘴。
然而听到我的回答,李泽言只是挑了挑眉,压低着声线喃了一句:“幼稚。”
看来,不管李泽言有没有生病,李泽言还是那个李泽言。
“李泽言,你说,如果是我得了这种奇怪的病,我会吐什么花瓣呢?”
“... ...”
感受到了总裁大人的无语,为了掩饰尴尬,我便接着问:“那说说你喜欢的人吧。”
然而这句话一出口,我就又后悔了。真想一把敲醒刚想问这个问题的我。
“她倒是像一朵纯白色的小野菊。”出乎意料的是,在良久之后李泽言开口了,他用指腹轻轻摩挲着花瓣的纹理,轻声和我道,“纯白是她天真灿烂的模样,而她是小野菊是因为她明明弱小得要紧,却总能坚毅地遍地迎风生长着。”
或许只是因为病了,李泽言的声音很低沉,像是在品味着由精致高脚杯里的红酒,不停地在脑海里翻腾着;像是从深海里深处的一只手,将我拉向只有我和他共处的漩涡中心,暧昧不舍地旋转着,直到化为一体。在他低沉的嗓音里,我是似乎迷失在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夜里,而他那双微带病态的双眼,正虎视眈眈地凝视着我,似乎想把我一步步引入深渊。可不同的是,他那双眼,却清晰而好看极了,夹藏着的点点温情,想要融化我最后的防线。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她。”
李泽言静静地看向我,不语。明显,我这个答案他并不满意。
“罢了,她不会知道的。”
“不,总裁待她如此好,她定会察觉的。”
“你怎么知道我待她好?”
“直觉。”
“... ...”李泽言不说话了。
我皱了皱眉,不满地嘟了嘟嘴,心里喃喃着:“果然还是大总裁难伺候。”
就在这时,李泽言忽然艰难地坐起,伸出了手,像是想要抚摸我的头发,可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我时,他的手运动的轨迹,就变成捂住那只拼命咳嗽的嘴了。
“你还是睡会休息一下吧。”

在我的厮磨与哀求下,过了良久之后,李泽言终于选择了合上双眼安眠。我摸了摸李泽言微烫的额头,给他敷了一条新的冷巾。
这到底是什么病呢?
我拾起一片红玫瑰,仔细地看了一会,看见上面清晰的纹理正述说着它是一片真实的花瓣;我闻了闻花瓣,发现上头正残留着甜腻的气息,让人不禁开始遐想沉浸在红玫瑰花海里的姿态。
他的嘴里,是不是也有如此好闻的气息呢?
然而,我却被这个突然升起的念头吓了一跳,可是却被这段疑惑挠得心痒痒。
可以吻他吗?
我想着,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靠近了。
近了,似乎更近了,李泽言那张扑克脸在我眼前被无限放大了。我看着他微长的睫毛,薄而红润的唇,心跳不禁犯规地加速——他在诱惑我。
真是太犯规了。
就吻一下,不会被发现吧?
看着他红润的唇,我闭着眼,亲吻了下去。
玫瑰花的甜腻迅速在口腔中化开,侵蚀着我唇舌中的每一片领地。即便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那道甜腻正大刀阔斧地侵蚀着我的理智,正诱惑着我加深这个吻。
然而在这时,突然我就恢复了理智,可当我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我感觉已经晚了。我捂了捂发红的脸,再看了一眼李泽眼,确定他睡着后,便落荒而逃了。
“咚。”然而在一声关门声里,李泽言睁开了双眼。

令我没想到的是,明明昨日还病殃殃的李大总裁,今天就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华锐的最高层了,还命令魏谦来了个夺命连环call套餐送给我,硬是让我去华锐做报告。
做完了报告,我已经在李泽言的“白痴幼稚不过如此”三连击中疲惫,正连忙抽身准备走人,然而这时李泽言却站在了我的跟前,低着头,看着我。
“你,偷偷吻了我吧。”一个陈述句。
我感受着有几分暖和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听着他平淡的语气,却像一个踩了尾巴的猫,“没,没有!你... ...你肯定是在做梦!”
“是吗。”
“是的!”
然后,我就合上了总裁的大门,憋着个红脸,火急火燎地离开了华锐。
然而,如果,我那时走得慢,愿意回头看一看李泽言,我可能会看见一个不一样的李泽言,一个全新的李泽言。
一个带着满意笑容的李泽言。

在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若童话般的疾病,只需要童话般的一个吻,便可解除魔咒。只是,那个吻,是来自致深爱之人的一个人。
不过,那是我住进这一望无尽的李家大宅后的事情了。


EN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