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恋与】四个男人一个墟



群聊,欧欧西属于我
都不要脸地打个tag吧
四个男人居然背着我在暗地里相互勾结!?!?一个男人们的相声日常【大概】


白起:话说,那丫头要生日了
周棋洛:嗯!还有25分36秒
李泽言:不用说我们也知道
周棋洛:你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233
白起:... ...怎么可能?我可是她高中学长,是第一个知道的好吗?!?!
周棋洛:呵呵,可我们小的时候就和她认识了
李泽言:幼稚。
白起:... ...不公平吧?你们两个人一起嘲笑我!
周棋洛:许墨呢?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许墨:呵呵,我已经准备好去隔壁拍门了
李泽言:... ...
李泽言:天冷了,是时候撤掉对科研项目的投资了
周棋洛:天冷了,是时候黑几部华锐电脑玩玩了
李泽言:... ...
周棋洛:略略略
李泽言:这位周先生,我似乎和您并没有什么过节吧?
周棋洛:怎么就没有过节了?
周棋洛:薯片小姐每次和我聊天总有时候提到你!你这个压榨员工的黑心老板!不如我黑几部华锐电脑让他们集体大放假好了。真心疼我的薯片小姐,每天都要生活在如此水深火热的生活。
李泽言:... ...有吗?
李泽言:可抱歉啊,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白起:哦。
白起:那丫头不给我开窗啊,怎么办,在线等急
周棋洛:又走窗... ...
白起:抱歉啊,会飞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李泽言:... ...
周棋洛:你们还玩上瘾了是吧??
许墨:我已经提前通知了她叫她锁好门窗了,以防某些虎视眈眈的不法分子
白起:不法分子??
白起:我可是人民警察!
李泽言:我看不像
许墨:不像+1
周棋洛:不像+10086
白起:... ...
许墨:据我所知,能这么进别人家的只有圣诞老人和小偷,现在还没到圣诞,先勉为其难地把你归小偷一类吧
白起:我觉得你们对我的evol似乎有什么误解。而且,这位先生,我也不需要您的勉为其难。
周棋洛:【站在空调架上的白起.jpg】
许墨:我仿佛看到了明日头条的照片
周棋洛:虽然每天的头条都是我,但明天的头条还是勉为其难地让给你吧
白起:... ...也不需要您的勉为其难【手动再见】
许墨:嗯?周棋洛要到了啊
周棋洛:是啊
许墨:看来会挺热闹了
白起:什么热闹?
李泽言:所以白起你还没从空调架上下来吗?你小心被人看见。
白起: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已经下来了
周棋洛:!?!?是谁?是谁在谋害朕
李泽言:... ...幼稚
周棋洛:我明明裹得跟粽子似的,为什么还会被狗仔追到,你们之中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白起:你猜猜
许墨:你猜猜
李泽言:你猜猜
周棋洛:【手动再见】再见了,这虚伪的战友情
白起:我们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战友了?
周棋洛:难道你忘了我们开这个群的初衷和宗旨了吗?不掐架不使暗箭,以21世纪的文明好风尚追薯片小姐的好队友的姿态共同抗战!
许墨:抱歉啊,上面的每一条似乎只有一条外我们都没有遵守过啊
李泽言:还是太年轻
周棋洛:知道您老
白起:??怎么李泽言比我先到了?
李泽言:毕竟我是从正门光明正大地走进来的
白起:... ...哦【手动再见】
周棋洛:哎?所以说现在只剩我没有到吗?
许墨:我建议你还是放弃吧,明天快要到了
周棋洛:还有10分21秒!
周棋洛:赶得上的!


“咚咚咚”
门口第四次响起了熟悉的敲门声。我推开门,发现是周棋洛。
周棋洛撤下口罩,擦了擦眉头上的汗水,那双好看的眼弯了弯,笑着说:“抱歉薯片小姐,我来迟了。”
我看着周棋洛有点乱的金发,鬼使神差地理了理。正当我回神发现自己在做什么时,却看见周棋洛正弯下了一点腰,方便我理顺他的发丝。
“怎么样,整齐了吗?”
“嗯... ...”我觉得我得脸又红了几分,“先进屋吧。”
正当我领着棋洛进屋时,发现客厅里又是一道熟悉的低气压。
“啊,真是头疼。”我头疼地摸了摸脑袋,“好不容易才安抚好三人,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只见白起的眉宇间被“不满”二字充斥着,而一向温和的许墨面对他们两人却似乎难以露出温和的表情,只有一向板着个脸的李泽言保持着他长久不变的神情。

当钟表上的指针重合,钟表发出了12声的低鸣。
我的生日到了。
许墨不知从何处端出蛋糕,李泽言和白起在上面插上蜡烛,我觉得刚刚的低气压似乎缓解了很多。
我感觉欣慰极了。
“今晚,还是勉为其难地先休战吧。”那四个男人如是想到。“毕竟,还是你开心地过了今晚最重要。”
“咔嗒。”房间里的灯关上了,蛋糕上的烛光微微地照耀着那四人的脸,显得虚幻遥远,却与我相靠地如此近,如此地温暖。
“生日快乐。”




END
不知道会不会出一个这个系列呢233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