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巳博】日出之时(4)


ABO设定,架空
文渣xxx一个很狗血俗套的设定和剧情,还是望各位看官看得愉快吧谢谢【比心
欧欧西欧欧西
||王子博【Omega】 骑士巳【Alpha】


当博人站在蛇窟门口时,他心中突然就升起一丝迷茫与反悔了。这一次的决定只是他感情用事,这次的行动若遇到危险他并没有任何详细的对策,而且他甚至不清楚他的目标是什么。
仅是单纯地想见巳月那么简单吗?
他摇了摇头,突然一种“本王子想见谁就去见谁”的霸道思想就在他的脑袋瓜子里占了上风,或许这仅仅是他一个让他不脸红的借口。
博人拍了拍脸,便向洞门口走去。
洞窟很黑很深,并不像是人类应该居住的地方。若不是骑士团团长大和给的准确坐标,博人觉得这一定是个大整蛊。不过若真是整蛊又如何,博人习惯了在不确定因素里寻找答案,这是他的最爱。

博人谨慎地向前迈进着,昏暗的烛光和潮湿的环境让他并不好受,博人在这根本不像是人生存的洞穴里寻找着生物的气息。
突然,他听见有机械泥泞地嗡嗡声,他便躲在墙根处,小心翼翼地听着房里人的对话。
“啊... ...真麻烦啊。”研制药品失败总数已达到一百次的水月难过地伸了个懒腰,然后便颓废得趴在桌子上,想要化成一滩水,与桌子融成一体。“大蛇丸大人,如果大祭司没有说出预言,那王子是不是现在就是个Omega了?”
“啪。”屋子外头传来了一丝声响,似乎是火柴断裂开的声音。
“那可不一定。”大蛇丸轻轻笑了笑,拿起水月的配方慢慢悠悠地改了几笔,“既然大祭司已经知晓了未来,那么他那时说出的话语也是为了未来。”
“命运的齿轮早已雕刻好,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齿轮上的转动过的微小幅度。当你以为你似乎在做着什么了不起的改变时,但这其实只是齿轮传动的方向罢了。”
“嗯?”话语落下后,不解的水月只是歪了歪头,而屋外的博人沉浸在“自己居然是个Omega”的震惊之中。
“就像当你似乎感觉得到了什么重大情报时,其实,那只是事件泛起的一点点波纹。”
而当这句话刚落下,博人还未细细品味话语间带有的含义时,他便突然感觉到有一双眼透过厚实的墙,正紧缩着瞳孔,凝视着他。博人明白得很,那是动物紧盯着猎物的神情。
博人来不急多想,他心中慌得很,于是立刻打消了去寻找巳月的念头,拔腿就往洞窟门口跑去。与此同时,他似乎听见了有一道脚步声从走廊深处慢慢悠悠地向他逼近,在这只有被烛焰照亮的黝黑洞窟里无限放大着,回响着。
博人一向都觉得自己胆大,可不知为何,在这黝黑的洞窟里,他着实感受到了一股寒气从脚底一直向大脑深处钻去,刺激着他每一条神经。他不得不说,那道眼神太过锐利了,即使他不是一个Omega也绝对会吓倒在地。
Omega!正在博人跑出洞窟不知有多远时,他想起了刚刚的对话。
年少时的他也曾幻想过自己是个Alpha,虽然知道这不可能--一个Beta和Omega怎么可能生出一个Alpha呢;但每逢沉浸在幻想里,他也总会不知觉得勾起嘴角。
正因如此,他并没有幻想过自己会是个Omega。一个被Alpha降服,被强大降服,被命运降服的Omega。

“咔嗒,咔嗒。”昏暗的洞穴里走出一人,而那人正是巳月。巳月来到大蛇丸他们所在之地,而这时的博人已经溜走了。巳月扫射了一下大蛇丸的房间,茫然地看向大蛇丸,问到:“是博人来了吗?”
水月听了正想打趣地说:“你睡傻了吧,小王子怎么可能来这儿。”时,大蛇丸只是轻轻地回答了一句:“嗯,走了。”
水月怔了怔,他明白他这个笑话似乎并不宜时,于是就嘟哝了一句:“这信息素都这么强大的吗,隔那么远都能闻到。”
大蛇丸并没有理会水月的尴尬,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巳月,看着巳月有几分请求的神情,斟酌了一会儿,对着巳月说:“现在药也做得差不多了,你去看看小王子吧,毕竟不辞而别不好。”
“是。”
“他怎么知道小王子来这儿了?”水月觉得有点懵,毕竟他也是个Alpha,不可能闻不出Omega信息素的味道。而Alpha们对信息素是最敏感的一个群体,他们也引以为豪着。
“因为只有他才能闻到小王子的信息素。”大蛇丸说着把配方再次递到水月面前,“来,继续实验,快点把药研制出来吧。”

TBC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