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巳博】日出之时(3)

ABO设定,架空
文渣xxx一个很狗血俗套的设定和剧情,还是望各位看官看得愉快吧谢谢【比心
一个拖了八百年的更新
这一章主角出场并不多,但大多是为后面情节做铺垫的剧情
日常欧欧西
||王子博【Omega】 骑士巳【Alpha】


巳月很强悍这件事博人一直都知晓。
但当博人利用着巳月教的剑术,把上一届的剑术比赛的Alpha冠军打得鼻青脸肿时,巳月的地位在他心里又不禁高上几分。
博人站在第一名的领奖台上,看着蓝天,看着绿地,看着那些投来羡慕眼光的Beta们,看着那些愤怒地咬牙切齿的Alpha们,他不免觉得好笑。当有力量较小的一方获得了胜利时,那些投来的强者的鄙夷和弱者的爱慕就把他们彼此给割裂得一清二楚。可世界本就不应该被如此分类,因为这样分类只会有违他公平的噱头。
而正在“那个问题少年竟然是剑术比赛冠军”这个话题在校园里急剧升温当天,一个少女走进了博人的跟前。
少女拥有着一头紫色的长发,紫色的眸。少女还有着几分紧张,她推了一下鼻尖的眼镜,把鬓角的头发挽起绕在耳后,羞涩地问着:
“你好,博人同学。我是学生会的记者,请问能采访一下你吗。”
“当然可以啊我说。”博人很坦然,还示意少女坐在一张长木凳上做采访。
博人认识她,她是班里的班长,叫笕堇,令博人没想到还是学生会的成员。笕堇是一个有点胆小但可能是最爱这个班里的那一个人,虽然总大惊小怪地发出啊哇哇的声音,但总体而言,她的组织能力还是很强的,大家都愿意信任她。
少女简单地向他询问着关于博人的事宜,虽然是同班同学,大家也彼此熟悉,但她还是一位专业记者,所以她非常尽职尽责地将询问的流程走完了。
当然,还有对学校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宜的看法。
“对了,博人同学对最近学校Aphla受害事件怎么看呢?”
“Aphla受害事件?”博人吃惊了一下,而对于这件事他也略有耳闻。事情大概就是校园里的一些Aphla们似乎招惹到了什么,在莫名受伤后信息素的浓度锐减。虽然对这些Aphla们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但Aphla能被轻易击败这件事却让觉得颜面尽失。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虽然是众人皆知的事故,但校方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去治理该事件。事件的受害者并不多,但受害人数还是在一段时间内缓慢增加,而校方似乎并不知道该事件一般,日子还是一天天平淡地过去。
面对笕堇提出的质疑,博人觉得笕堇话里有话,她似乎暗示着他要提防这个暂未引起波澜事件。
的确,一个Beta能在Alpha蝉联冠军多年的赛事里夺冠,似乎也太奇怪了吧。而且他的身份还是一个Beta,一个身体素质不如那些Alpha好的Beta。这么尴尬的身份也难免不会引起他人怀疑。
“你怀疑我是幕后黑手吗?”
博人看着笕堇,静静地说着。
笕堇也看着博人,不说话。
四周安静极了,连风刮过的声音也被无限放大着。
“这是不可能的。”少年迟缓地开口。
“我的剑,只会为正义而使。”
少女看着少年坚毅的目光,心中不仅为他感叹一下。她觉得这种神情,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像是深海里的贝壳开口后,珍珠反射出的光芒。
“是吗?”笕堇还一会才回过神,接着刚才的话题,“那么博人君是有加入皇室骑士团的预备了?”
“嗯?”博人被问到这个问题就突然懵了懵,湛蓝的眼珠子转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不好意思地开口,“那个,我好歹也是王子,不可能加入骑士团的... ...”
“啊哇哇哇!!”笕堇突然吃惊起来,毕竟谁都不能把那个“校园第一问题生”和“王国王子殿下”联系起来。博人也知道这一层因素,所以他刚刚说话的声音也在一点一点地缩小着。
博人看着笕堇向他敬礼的身影,心里不禁开始幻想“校园问题少年竟然是王子”的报道对他的影响了。

“感受到了吗?”
紫发少女突然平静地对着博人离开的背影,低声询问着。
“这样啊,居然是个Omega。”少女把眼镜摘下,拿出手帕擦拭着,“那还真是可惜了。”

巳月很久都没在皇宫里露脸了。
好像是刚好剑术比赛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博人也曾向皇宫里的人询问过一圈,都说骑士大人在家里修炼了。
开始时,博人并没有多在意,只是每天等待着巳月来到皇宫里,赞扬一下夺得第一名的自己。可是慢慢地他发觉,他开始担心巳月不再陪伴他了,而且明明那个骑士还曾许下过诺言。
博人突然就想看一看那个总陪着他身旁的少年的脸,就是毫无征兆地想要看一看他,听一听他的声音。就算不是那些骑士的华丽词藻,只要一句问候便可,就算是他轻声叫唤着他名字也好。只要那低沉而清晰的声线化作一片轻羽,沉淀在他心窝里便好。然后一点一点,一天一天,任他的容颜塞满每一个角落。
博人突然觉得自己慢慢变得贪婪了,像是孩童般,一旦认证了,就不允许失去。
或许只是太过熟悉他总陪伴在身旁的感觉,熟悉到像要呼吸一口,鼻腔里满是他的气息的感觉。
多么奇妙的感觉。
就像融入血液,融入生命,不可或缺,如影随形。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其实,巳月许久未在皇宫里露面,只是因为博人要步入觉醒的年龄了。
巳月担心自己的信息素在大蛇丸的药品没有完成之时影响到博人的信息素反应,所以便一直躲在大蛇丸的巢穴里,帮助着大蛇丸研制药品。
巳月看着不停地冒着泡的液体,他觉得自己就与液体融为一体了;身子泥泞地、湿漉漉地让人好不自在,耳边传来机器发出的稳定的低鸣声,从耳朵里小心地钻人,然后在他的脑内大刀阔斧地迈进着。
一种莫名而不该有的烦躁感,积压着他的胸房,似乎一秒不留意就能把他残存的意识吞噬得一干二净。
他知道,当他暴露在阳光里多时,他便会眷恋这份美好。那份阳光变成了抗原,不断地激起他体内的记忆细胞,形成一次又一次的过敏,一次又一次地加深眷恋。
无数的声音在脑内的海洋里泛起波纹,不断地凝集,又在不断地散开,那一片模糊却又清晰最终只剩两个字,
【博人】

博人觉得自己应该去找巳月了。
他有一种预感,如果再见不到巳月,或许再也见不到他了。
这种该死的预感。
博人咬了咬下唇,向蛇窟方向跑去。
太阳要落下了,把博人一人奔跑的身影拉得老长,直到与夜幕相接。

TBC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