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巳博】日出之时(2)


ABO设定,架空
文渣xxx一个很狗血俗套的设定和剧情,还是望各位看官看得愉快吧谢谢【比心
欧欧西欧欧西
感觉开始流水账了【低头
||王子博【Omega】 骑士巳【Alpha】


木叶国,说实在话也并不是一片很广阔的土地。比如说,木叶国只有木叶学院这件事以足以证明它地域的狭小了。
当然,博人也在这所学校里上学。博人虽然身份较为特殊,但其实学校里知晓他的身份的人并不多,只有国王近臣的子女罢了。
学校面向于Alpha和Beta开放,而未觉醒的孩童们当然也是这所学校的学员之一。不过这一切都是要归功于国王殿下,毕竟在这之前,这里只有已觉醒的Alpha和Beta能进入学校并进行分班教育,因为Beta们虽然是奴隶之身,他们打一出生起就隶属于别的Alpha,但不免有能为自家主人做出贡献的聪明Beta们被主人们送到这里来上学。
不过这当然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未觉醒的孩子们都会被送到这里,毕竟他们都有着受教育的权利,只是觉醒后的Omega们就要被送到Omega的特殊机构中,防止他们在发情期时引起社会大乱。
7岁那年,博人进入学院。但由于他是一个顽皮而鬼点子特别多的孩子,于是他就慢慢地成了学校里著名的问题学生。纵使一些人并不知晓他的王子身份,但一提到博人的名字,连路人都能回答上一句:“哦,他啊,我知道。”
比如说现在,博人又在课堂上睡着了。
“博人... ...”
“博人... ...”
“博人同学!”
博人突然听到了谁在喊他,连忙从睡梦中醒来,揉揉眼后,睁开了湛蓝色的眼,接着便是一张充满怒气的志乃老师的脸映入眼帘。
“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在课堂上睡觉。”
“可是老师,这节课的内容我都会了我说。”博人说的是实话。
志乃无奈地撇撇嘴,接着张口说道:“把这节课讲的内容都复述一遍吧,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懂了。”
这节课的内容很简单,是关于ABO三种性别的人的特征和他们在社会中所要扮演的主要角色。这些内容博人从小就在母亲的嘴里听得倒背如流了。
“一般的孩子都会在10岁那年觉醒,觉醒后的Aphla和Beta们都会成为学院的一员,Omega则要被送往Omega的特殊中心学习生育等事宜。同时未觉醒的人被归为Beta一类。
Aphla们因为有着强大的体力和精神力而在无论是过去的未来的时空中都是及其强大的,所以他们总在社会里占据着重要地位;而Beta们在今代的国王改革前一直是Alpha们和Omega们的奴隶,在社会的最底层苟延残喘。直到鸣人改革后,Beta们才成为平民;Omega只能在觉醒后被送入Omega特殊机构后等待分配,与Alpha结合,以生出Alpha为傲。”
“而我绝对会成为一个强大的Alpha的!”
“因为,我和他承诺过了。”
博人说完展开笑颜,教室外的阳光刚好洒在他的脸庞上,显得他的笑颜干净得很。

“剑术比赛?”
七月的阳光似乎总爱嗅着血气方刚少年们的汗水,学院一年一度的剑术比赛也如期而至。每年的七月中旬,校园以选拔优秀的王国将军为目标开展活动,为王国提供优秀的新鲜血液。不过由于知晓博人身份的人并不多,一向热爱新鲜事物的博人便有幸可以参与到这个活动中。
“可是要找谁陪我练剑呢?”博人在回家的路上思索着,一边踢着小石子一边苦恼着。
“啊对了!”少年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加快了回家的步伐,“可以找巳月!”

“不行,这个动作不行。”
巳月绕到博人身后,而后他的手覆上了博人握着剑的双手,继续说道:“用这个姿势挥剑需要很大的力气,而且很容易重心不稳。这个时候... ...”
“唉?”
“怎么了,博人?”
“那个,巳月明明看起来很冰冷,但手却很暖和呢我说!”
的确,拥有着“最强Aphla”的称号的巳月,一让人听到他的名号就让人觉得他高不可攀;再加上他那双犀利而洞察一切的双眸,就让人觉得他像是在雪山之上翱翔的雄鹰一般,高傲而冷漠;又抑或是,他那张缺少血色的脸,不免让人望而生畏。
“是吗?”巳月把头埋进博人的金发里,用鼻子轻嗅着微夹阳光气味的发间,“但我觉得博人手更暖和呢,像阳光一样。”
巳月将脸埋进那蓬松的发丝间、就觉得自己像在秋天里行走。每一次呼吸都饱含着落叶和果实的香气,每一次前进似乎都在稻谷里翻腾,那种充实的感觉把心房的每一个角落填满了。
让人舒服极了。
正如少年的笑颜。

“为什么巳月想做我的骑士呢?因为明明巳月那么强大,明明可以做更多不一样的事情。如果只是父母要求的话,这样巳月岂不是太委屈太可怜了吗?”就在练剑的休息片刻,博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一边喝着水,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话。
“没有那样的事。”巳月为博人递上汗巾,回答着那个让别人听不清晰的问题,“虽然父母的因素占一半,但我还是很想当你的骑士呢。”
巳月的话语落下了,博人抬起头,对上那双紧紧凝视着他的眸,他突然就决得那双金色的眸似乎有着某种引力,将他拉入他的心扉。
“开始时,我也曾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要成为骑士呢?但是,后来我慢慢便懂得了骑士的奥秘,便想永远留住您的身边。
那么陛下,请允许我私自在此许下骑士最忠诚的诺言。”那个强大的Alpha在他眼前单膝跪下了,轻轻拉过他的手。
“无论未来是光明与黑暗,哪怕世界只剩我和你,我想陪你上演这段冗长的故事,直到星河坠落,直到银幕落下,直到在这无限静谧中长眠。
我想,这就是我的骑士道。”
巳月的说话时的温暖的气息传递到了他的手背上,骑士的诺言便由此烙印王子的手背上,直达他的心房。巳月的声线很低沉,像是在说着什么甜腻的蜜语,夹藏着诱惑。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一个老爱说着什么暧昧话语的骑士。
博人转过身去,低着头,可耳角藏匿着的点点绯红还依稀可见。博人拍了拍脸,然后又转回去大声嚷嚷着:“好啦!要开始练剑啦!”
“好的,我的王子殿下。”

金灿灿的太阳映红了天,让云层染上了它的色彩;月亮在另一边的天里探出头,不知名的昆虫在浅眠的少年旁低吟着,此起彼伏,相互应和。他的骑士俯下身,留下了低沉的耳语后,让少年睁开双眼。
“我们该回去了王子殿下,明天就是剑术比赛了。”


TBC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