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巳博】日出之时(0-1)



ABO设定,架空
文渣xxx一个很狗血俗套的设定和剧情,还是望各位看官看得愉快吧谢谢【比心
一个主角出现得很少的第一章
欧欧西欧欧西
||王子博【Omega】 骑士巳【Alpha】



0.

如果要问鸣人做的一件最伟大的事是什么,那就是每一个奴隶之身的Beta成为合法公民,让他们从黑暗走向光明。或许只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个Beta国王,一切看起来是一个新Beta国王的变革而顺理成章。
这一切虽然说着是如此轻描淡写,但为了这场变革是鸣人和多少英雄们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你的第一个儿子将会是个Omega,第二个女儿将会是个Beta。”鸣人他永远忘不了那日大祭司对他的轻喃,和在他眼前倒下因听到大祭司话语的妃子雏田。因为他们都知道尽管孩子还没有出生,孩子还没有觉醒,但大祭司的话语总拥有着不可置疑的地位。
鸣人是个Bate,雏田是个Omega。生不出Aphla似乎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可问题就出在现在[大儿子是Omega,二女儿是Beta]这件事情上。
Omega,他们这辈子都无法触及自由,更别说是成王了。

命运似乎在和他开玩笑。在泪与血中终于完成变革的鸣人真的没有想过自己遗留下的问题,终会让自己栽跟头。
这一切让身居高位的鸣人一回头才发觉权利的利剑早已架在他的脖子上了,因为他自己是国王,他不能和以前一般,毫无身份地上窜下跳着,妄想随心所欲地以自己为中心地改变身边的人,身边的事。他被宫廷礼教与宗教的枷锁束缚着,变成了一个这不可以那也不可以的糟糕国王,一个畏首畏尾的国王。
王国的专制制度腐朽极了,这似乎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事,但当与宗教相互抵抗时,那一点点的革新念头都会变成燃烧完蜡烛的轻烟,根本不值得一提。鸣人觉得自己虽然看似得到了一切,却又像失去了世界。
这可真是糟糕透了,鸣人又记起了当年他还是个Beta野人的时候,对着广袤的苍穹大喊“我要改变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的王!”时的样子。他觉得那时的自己比现在要帅气一百倍。
他觉得现在的他似乎早已死在了腐朽封建之下了。
或许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想他的骨肉奔赴上同一个战场。他不想把一切痛苦的生死别离再次发生在子一代,不想看到他们支离破碎的哭颜。
然而就在他把他自己完美地判了个死刑的同时,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陛下,你知道魔药师大蛇丸吗?”


1.

王子博人出生了,和他的父亲一样,拥有着一头金发,碧蓝色的眼,和猫须一般的胎记。小王子睡在魔药师的怀抱里,不吵也不闹,很安详。
“是一个纯度很高的Omega,国王殿下真是中了头奖呢。”
“我们可不是邀请你来开玩笑的,大蛇丸。”宇智波公爵把长剑架在了大蛇丸的脖子上,“呐,把Omega变成Aphla的药呢?”宇智波公爵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脾气和大蛇丸闲聊,又或许只是因为他讨厌这个男人。
“真是急躁呢,佐助君。”大蛇丸的语气很轻松,嘴角似乎在轻微的上扬,根本就不在乎公爵的威胁,“国王陛下,虽然我也很想帮您,可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让Omega变成Aphla的药啊。”
胆小的王后听到眼前冷漠的男人的话语后跌落在地,“真的... ...没有办法吗?”
雏田的声音颤抖着,她似乎在回想着什么,鸣人知道,她在回想着那段黑暗--在Omega特殊机构里的日子。
“他一定会疯掉的,鸣人,因为他的样子像极了你。”她对鸣人说着,眼角似乎有什么想拼命涌出来。
被微弱烛光照耀的房间里安静得是听到王后的哽咽声;这时,烛光似乎轻颤了一下,鸣人看见了,那个叫大蛇丸的魔药师正盯着他,像想把他一口吞下的蟒蛇,烛火的那一丝轻颤就像代替他那时忘记跳跃的心脏一般。
“当然有,不过只能让他延迟觉醒的时间,如果幸运的话,或许他还能不觉醒成Omega。”
“我希望你能给个完全的方案。”宇智波公爵似乎像大蛇丸走近了一步。
“有倒是有,但希望国王陛下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说。”鸣人说得很快,像是怕他反悔。
“我想让我的孩子做小王子的贴身骑士。”
“你不要太... ...”还未等佐助说完,大蛇丸便开口接着说,“这也是为小王子好。”
“如果小王子哪一天觉醒了,我的孩子他会帮我妥善解决好的,而且他会是个Aphla,会保护好小王子的。”
“你怎么就确定他一定是一个Aphla呢?”
“我的孩子我自己都不清楚吗?”大蛇丸说着推开了佐助的剑,走向鸣人,在他耳边说道,“可国王陛下啊,你知道你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吗?”
“药我会明天送到的。”
大蛇丸扔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但大蛇丸那句话语却从耳道一直进入鸣人的肺腑之中,然后烙在了鸣人的心脏上,像是奴隶被主人烙上了家徽印记一般。

巳月,木叶国妇孺皆知的名字。
6岁那年,他就觉醒成了Aphla,这是这片大陆上史无前例的。巳月也因此被人称为“最强Aphla”。
他是每一个未觉醒的孩子的偶像。因为对于未了解这个世界的他们来说,这种名号就像是至高无上的地位与荣耀。
而也在同年,巳月被送入了皇宫中,做了小王子博人的贴身骑士,在保护好小王子的同时,传授体术与剑术。

“啊,累死啦!”小王子扔掉的手里的剑,疲惫地瘫倒在地。“巳月果然好厉害呢!”
巳月看着倒在地上的博人不出声,只是静静地把剑捡起。
博人湛蓝色的眼里倒映着巳月的身影,过了一会便大声地对着苍穹喊着:“我也会成为像巳月一样强大的Aphla的!”

“你会的,博人。”巳月的声音很轻,一阵风刮来就可以让每一个音节变得松散,然后越飘越远。
“啊好舒服啊。”博人舒适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小心别着凉了,我的王子陛下。”巳月说完,看向已躺着地上的人儿,发现他早已浅眠。
看来是累乏了。
巳月笑了笑。
博人的双目合起,和平时那个总有着颇多话语说也说不完的小少年不同,此刻的他安详极了,像是与他身边的一切融为了一体,连世界的呼吸都似乎在与他轻轻摇曳的金发附和着。
... ...
“陛下,已经傍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嗯... ...”小王子好不容易从梦境中挣扎而起,揉了揉眼,骑士的披风从他身上滑落。
“你该醒来了博人。”
夕阳下,巳月拉起躺在草丛里的人,并拍拍他身上的灰尘,把藏在头发里杂草挑出。
“毕竟太阳已经落下了。”


TBC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