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牛天】迟钝


#肆書#
(一个小文渣的历时不知多久了的产物)
牛岛若利x天童觉


天童觉知道别人叫他“妖怪”“变态”,也知道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正常。
特别是喜欢男人这一点。
天童喜欢那个一头棕色碎发的男人,健硕,强大。他总是如此拘谨,一丝不苟,让人安心。那个如此稳重的男人,似乎总有什么力量吸引着人们向他聚笼。包括他这个看起来不正经的男人。
他和他完全不一样。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自己丑陋极了。他可能天生是一个小丑,让人讨厌却又让人喜欢。他被若即若离的空虚感抚养着,变成了一个蚕食直觉快感的怪物。


白鸟泽是强大的,牛岛若利是强大的。
牛岛若利身上那种不可置疑的强大总是如此迷人,令人向往。好像一旦靠近,就可以把心里脆弱的安全防线无限扩大,安心得让人着迷。会不会是那种令人鬼迷心窍的强大将他蚕食,让他误认为是迷恋呢?


“啪啦啪啦地碎了”
“那是什么碎了?”
“当然是人心啊”
“啪啦啪啦地崩溃了”
“那是什么崩溃了?”
“是精神崩溃了。”
樱花树下少女传来的歌声,正奋力地敲击着天童觉的心房。
樱花树下的那一对,可真是般配。毕竟完美的人与完美的人相遇,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少女张开她那张红润的小嘴,甜蜜而羞涩的话语似蜜糖般甜腻地流出,缠绕在那个高大的少年干净的运动衫上,天童觉在走廊的窗户里看着少女用手挽起耳旁发丝的动作,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有什么在自己心头落下了。
天童突然真希望站在樱花树下的人是他。
天童笑了笑,像往常一样。
白痴,这又不是什么少女番,这一切只是孤寂的胆小鬼的谎言。
对,胆小鬼。一个妄想用笑脸粉饰,用歌声隐藏,却找不到任何有利方法去蒙骗自我的胆小鬼。
他企图将一切掩盖在那具丑陋的身躯里,可他却似乎把懦弱藏在了大脑皮层之中,明明难以发现,却总易受刺激,最终把空虚的信号传递给每一寸肌理。


“啪。”
排球场里回荡着排球掉落在木板地的声响,随着教练一声哨响,与大学的练习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不愧是牛岛君呢,连成人做对手也可以如此游刃有余。”
天童看着颓废的大学生们叹着气来离开了球场,然后自己便假装很随意地将手搭在牛岛肩上,以以往一般慵懒的语气和牛岛说笑。
“没有,前辈们真的很厉害。”
“牛岛君真是谦虚呢,明明你那么强大。”
“说起来,其实天童你也很强大呢。”
牛岛突然转过头看向他,天童感觉面前这人的所有气息都喷洒在了他那张错愕的脸上。
“嗯?”
“精神上。”
“阿勒,牛岛君这是在开玩笑吗?”
“不,我是认真的。”
“真是的,这样鼓舞别人的话可是会让人心动的哦。”
牛岛似乎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那一瞬间,天童觉似乎觉得过了万年。
“那就心动吧。”
“哎?”
牛岛若利的声音很轻,却足以让天童觉觉得自己的理智崩塌了。他感觉他自己似乎计算不出自己脸红的速度了,憋着个大红脸的他,身子似乎不听从大脑的使唤,最终出于本能地逃走了。
“教练,天童他跑掉了!”
“什么!?!?快把... ...”
... ...
排球馆里吵极了,只有牛岛若利看着天童觉落荒而逃的身影,用手捂住自己那张发红的脸。


“说起来那时候若利君把我吓了一跳呢!”
“嗯?什么时候?你指告白吗?”
“哎呀若利君的大直球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嗯?大直球我一直在打啊?”
“噗嗤,牛岛君不要那么可爱嘛。”
“?”牛岛皱着眉,歪了歪头,有点疑惑地看向天童。
真是的,这个人是吃可爱长大的吧。


“话说牛岛君喜欢我一些什么呢?牛岛君明明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
“嗯...直率?”牛岛似乎在努力寻找着什么理由,眼神向左上方斜了斜,“或许,只是单纯地喜欢你喜欢我时的样子。”
是一个很甜蜜又像是强硬拼上去的原因,但天童被这句过分甜蜜的情话冲昏了头,他没有想过牛岛是能说出如此煽情的话的人。
恋爱中的傻瓜,或许并不需要彼此去寻找原因再相拥。


天童开始都不清楚究竟是谁比较迟钝了。
明明那个不擅长表露心情的沉稳男人,才是对情感最迟钝的那一个吧。但他却总好像能看透他故意隐藏的每一个小心思。
那迟钝的又是谁呢?
天童笑了笑,搂住了眼前的男人。
但这也不重要了。



EN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