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酒的味道

【巳博,设定是20岁。】
【巳月生快!!!】
【目标是甜到掉牙!!】



月色如常,笼罩着独自走在干净的石板路上的巳月。
“是的,是,是。”
巳月任白色的小蛇在指尖缠绕着,自言自语地说这话。
“对了。”白色的小蛇吐着小信子,“生日快乐,巳月。”
听了这句话的巳月怔了怔,回神时眼角弯了弯,对着小蛇说道:“这种事还是父母当面说比较好吧,大蛇丸。”
“身份特殊嘛。”小蛇钻进巳月的袖口,“那就这样了。”
“嗯。”
巳月抬头看看月,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

“咔嚓。”
巳月像平常一样开门,关门,截下一小段月色钻入房间。
“生日快乐,巳月!”
就在开灯时,巳月才发现狭小的房间里,早已挤满了人--他们,都是同一期的同学。
“捕捉到了,巳月吃惊的镜头!”博人举起相机,露出了诡计得逞的笑颜。
“啊我也要看!”梅塔尔凑向博人,想着夺去相机,没想到井阵早己拿走了相机。
“哦,真是新鲜呢!”井阵发出了感叹。
“我也要看!”蝶蝶凑向井阵,拿走了相机。
“喂喂,别闹了,快准备好蛋糕。”佐良娜一手一个给了博人,梅塔尔和井阵一个暴栗,然后指挥着众人准备生日会。
... ....
在巳月家闹了很久的众人,最终决定收拾好后就离开了。
“啊,我还没送巳月礼物呢!”博人似乎想起来什么,他忙跑到巳月身边,拉起巳月的手。
“唉,这个粗神经。”队友佐良娜不满地吐槽着。
“博人,我们先走了。”鹿代双手撑着头,看了一眼博人,转身便走了。
“巳月,拜拜!”
目送众人离开后,博人偷偷向巳月笑了笑,“那,我们走了哦。”说着就拉着巳月向山里跑去。最终,两人在树林里的一个小木屋里停下。
“这里是...”
“我小时候的秘密基地。”
博人领着巳月进入,一入眼便是月色铺满这小小房间的样子。巳月好奇地打量着里面的物品,发现多是早已结上蜘蛛网的儿童玩具,博人在这其中翻找了很久,终于在这之中找到了他所要的。
是清酒。
“成年时喝下第一口酒的味道,可是很值得怀念的哦。”博人自说自话,自顾自地把酒倒入杯中,递到巳月面前。
“谢谢。”巳月接下了酒,跟着博人来到坐台上,看着明月,一口一口抿着清酒。
清酒的味道在巳月口腔里蔓延开来,那份剧烈的味道侵略着他口腔中的每一分领土,巳月感到有种飘飘然的感觉,而当微风中夹杂着的虫鸣声进入两耳时,巳月又似乎苏醒了过来。
舒服极了。
半响后,博人才开口打破这份宁静:“呐,巳月,你今天...开心吗?”
“嗯。”

“博人。”他喊出了他最熟悉的名字,看向他最爱的天蓝色的眸,感觉自己要沉溺在那片无涯的海洋之中。
任着温暖的海水洗涤着他寒冷的身躯,看如丝绸般的阳光渗透到海底深处,渗透到他身上每一个冰冷的角落。他想伸手去触摸那点点温暖,可当他手握成拳时,才发现那是海水折射出的虚景。像是月,明明在烈阳之下如此光明,却寒冷刺骨。
怎么了?他是醉了吗?
博人闻声转头,疑惑地看着那个想触摸他发丝的少年。巳月舔了舔干涩的唇,呼出一口气说道:“你想试一试酒的味道吗?”
“唉!?那个我还没满20还没有成年...唔!”
巳月用唇舌吻住了这张喋喋不休的嘴,用舌头轻轻地与博人的舌头研磨,吸吮,感受着小舌上的突起,刺激着博人的味蕾。清酒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剧烈地冲击着意识。分开时,博人感觉有点晕乎乎的,天蓝色的眸子里似乎还微微地打着转。
“怎么样,酒的味道?”
“不怎么样......”博人意犹未尽地舔着嘴角,等回过神来,博人有点恼怒地说道:“不对,你刚刚亲了我吧!”
“是。”
“'是'是什么意思啊!你...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
巳月用袖子遮着正在偷偷回味的嘴,看着博人恼怒而又可爱的样子,合起金黄色的眸子,笑了笑。
太阳,如此地温暖,如此地近。


END

评论(2)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