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書

薛定谔的更新

向阳



【主巳博,微佐鸣】
设定:16岁(大概?),博人因为绑架火之国大名而成为叛忍。

“七代火影大人!!!”
“蝶蝶,等一下。”鹿代在蝶蝶身后追赶着,却怎么也拦不住她。
“博人他...”
“够了蝶蝶。”火影办公室里的佐良娜阻止了蝶蝶的叫喊,“这件事最伤心的是七代目吧,别再说了。”
“是的吧哟。”鸣人低垂着双目,却不知道应该看向何处才好,“博人已经被列为叛忍了,他必定已离开木叶村了。”
“为什么会这样,博人明明没有错。”
“这些事已经成为定局了,谁都无法改变了。”鸣人抬眼看向他们,却又似乎在巳月身上多看了两眼,“大家都散了吧,今天大家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任务。”

“巳月!!”蝶蝶抓住了巳月的衣服,使巳月停下了脚步,“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吗。”
“蝶蝶...别再这样了好不好...”佐良娜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在离开火影楼的那一刻留下了。
巳月用他金黄色的双眸看向蝶蝶,却从未张嘴。
“你难道就没有心吗?”蝶蝶甩开了巳月的衣服,“明明你应该是最珍重这份羁绊的,为什么不像七代火影大人一样去追逐,去相信这份羁绊呢?”
“别再这么说巳月了,这里最伤心的明明就是巳月啊。”井阵安抚着蝶蝶的情绪,“你已经在博人离开的时候见过博人了吧。”
“是的。”
“那为什么不想办法留下他。”
“他说了:'相信我。'”

“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啊,吊车尾的。”
不知何时,佐助坐在了火影楼的窗台上,单手拖着腮,看向鸣人。
“佐助......”鸣人轻轻吸着鼻子掩饰,低着头不想转头看向他身后的人。
“博人离开了木叶或许还更好,博人并不适合留在村子里。你对博人的影响太大了,他从小就被'七代火影的儿子'这个枷锁套得牢牢的,他......”
佐助想伸手摸向那些饱吸暖阳的金色发丝,但最终还是缩回了手。
“你是来说教的,还是来执行任务的?”鸣人抓着衣服,大声地阻止了佐助接下来的话语,“博人,就拜托你了。”
“是的,七代火影大人。”
你是个伟大的火影。
也是位伟大的父亲。

今天,多云,却下不了雨。
浓厚的云层遮住了眼前一切,世界昏暗极了。巳月在没有暖阳的笼罩下,他感觉自己好像在黑暗的街道里奔跑着,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
“那便是羁绊吗。”
他想起了蝶蝶所讲的七代火影和佐助之间的故事,他低下眉,看着手里的小蛇安眠的样子。
可对巳月而言,与其说他把博人当作一种羁绊,不如说是当作一种信仰。

“博人,他离开了。”
巳月恭敬地跪在大蛇丸面前汇报着,头低到一种难以置信的角度。
“抬起头来,我的孩子,你为什么要哭泣呢。”
巳月把头抬起,金色的眼眸下,全是未干的泪痕。
“巳月,当你学会流泪那一刻,已经完成了我对你的期待了。”大蛇丸半眯着眼睛,眼角藏着他点点的温柔,“这就是太阳教给你的。”
“但是现在太阳离开了。”巳月咬着下唇,颤抖着声音说着,“因太阳而光明的月亮已经不会再发光了!”
大蛇丸闻言站起,他一步一步地走来,他用手贴上巳月心脏的位置,轻轻地说道:“太阳,它一直都在。”

巳月在大蛇丸的基地里呆了六天后,他终于决定要离开这里了。
“看来,你是找到自己的答案了。”
大蛇丸依靠着房门,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巳月。
“大概。”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要留在木叶村里。”
“相信我。”那是博人对巳月留下的话语,现在他明白了。
他要相信博人。博人他无论是否是叛忍,他都深深爱着木叶,所以他仍是木叶的人,依旧是太阳照耀着他这颗阴暗的月。他不会像七代火影大人那样,去追逐那串来之不易的羁绊。不只是因为那样很傻,而是他更愿意选择去相信博人,相信他定会永远照耀着他。

巳月相信,他们还会相见的,只要他们彼此相互,心存思念。
既然博人不在木叶了,那么就由他这颗月亮,暂时代替他发光吧,暂时代替他爱着木叶吧。
“去吧。”大蛇丸看着巳月坚定的双眼安心地笑了笑。

评论(6)

热度(80)